上线4614天,已帮助
出国留学
����� > �������� > ��������� > 寻找Lonely Planet

寻找Lonely Planet

��Դ��你好网 ���ڣ�2011-10-17   ������2178
������� QQ�ռ� ����΢�� ����
世界越来越拥挤,排队越来越长,飞机越来越大,旅行者越来越多,但如果你想要去一个孤独的地方,你仍然可以找到。


  1972年末,我和妻子经历了六个月时间的亚洲旅行,从加尔各答抵达曼谷。我们之前在伦敦买了一辆旧车,一路开着它去了喀布尔,在那里把它卖了小赚了一笔,然后继续向东,用随便碰到的任何交通方式前行。那时我们还没意识到,一个新的旅行方式正在成型。在接下来的40年,旅游在世界各地爆发式的增长,但没有一个地方像东南亚变化那么大。

 


  40年前,曼谷仍扮演着越南的休养生息之地的角色。电影《海滩》和《宿醉2》中的场景多年来仍是一样。妻子和我继续向南:我们从曼谷搭便车去新加坡,坐船到雅加达,搭乘新西兰快艇从巴厘岛到澳大利亚。当然,一路上还有其它的旅行者——我们当然并非先驱者——但跟今天的人数比起来,那时东南亚的旅行者很少。
  当时很多原因促成了那次旅行。因为新生宝宝而赶往新兴地区成家的人们——我是其中之一——实现比上一辈人去更遥远地方的梦想。欧洲只是起点,无论我们是否计划乘马拉喀什快运或追寻甲壳虫的足迹去印度。仅仅两年前,波音747第一次搭载乘客,不久一批新航线变得普及起来,以令人欣喜的低价,把我们带到未被开发的地区。除此之外,世界各国正在对外开放。接下来的十年,东南亚从战区转变为度假区——随后的十年,中国从共产党在40年代末接管中国的完全封闭后,打开了它的大门。
  时代的更迭,航空业的发展,引人关注的政治变化开启了旅行革命,但是是科技真正推动了它的前进。突然我们可以订到廉价机票,找到舒适的旅馆,搜索我们的观光线路,回家后向伴伙们讲自己的旅途所见,所有这一切多少都有些突然。
  所以在多种意义上,自从第一本《孤独星球》旅行指导书出版后,四十年来世界已经变成一个不再孤独的地方了。然而如果你想从人群中离开,我不会忘记那些人少的地方始终在那。
  最近,跟一群朋友一起,我徒步从尼泊尔西部的锡米科特向西藏边界前行。我们安排了一辆中国卡车在那里接我们并把我们带到岗仁波齐山。需要绕神山转山一周,西藏人说,清洁了石板,你就洗去了所有的罪。这是此生所有的罪——如果你想清除前世的罪就要多转几圈。
  在岗仁波齐山的营地我们都感到非常愉快,几小时后两个骑自行车的人出现了,提醒我们意识到自己的位置。
  “你从哪里来?”我们问他们。我们徒步转山后,要花一周时间驾车去拉萨——或者另一个选择是,中国西部的喀什,两者都不轻松。无论他们从哪来,都是一个长途骑行。
  “哦,我们在拉合尔的集市上买了自行车,”其中一个饱经风吹雨淋的骑行者回答道。
  “然后我们骑上Karakoram高速公路穿越巴基斯坦,”他的同伴接着说道。“越过红其拉甫口岸进入中国。”这两个人穿过了喜马拉雅山!我们已经放弃了。不久前令我们如此满意的徒步和卡车游,相形之下仅仅像公园漫步了。突然世界看上去更大了,发现一个孤独而不拥挤的角落的机会也更大了。
  今年早些时候我在所罗门岛漫无目的地游荡,一天在吉佐港以南的一个小的度假区结束旅行。我乘一个旅行皮艇,划入一个湾到达距离海岸一英里远的小岛上。我把皮艇拉入沙子,我所在的地方是小肯尼迪当年出事的同一片海滩,有一艘大约70年前的日本驱逐舰撞击后沉没的鱼雷快艇。有多少人会这样做?现在到所罗门旅游的人数仍很少,尽管有优秀的潜水条件,舒适的生活条件,美味的当地啤酒,就像我就着午餐喝的那种。
  我是个幸运的旅行者。我全靠自己得到旅行的快乐,基本上远离人群。你不必走到西藏的边陲,或划船到太平洋的腹地去寻找你自己的位置。在人满为患的世界里,令人吃惊的是,逃离拥挤仍非常容易。你能找到一个比夏天的威尼斯更拥挤的欧洲目的地吗?那么去那里,从人群喧闹的圣马克广场走过几个街区,选个漂亮的老教堂,坐在条凳上,四处张望。惊喜之处是你跟自己呆在一起。
  世界越来越拥挤,排队越来越长,飞机越来越大,旅行者越来越多,但如果你想要去一个孤独的地方,你仍然可以找到。



文章来源:美国新闻周刊 作者: 《Lonely Planet》创始人 Tony Wheeler

 

ת�������۵����ʹ�ã���Ȩ��ԭ�������У������ַ���Ȩ������ϵ���ǣ����䣺zhangjian@nihaowang.com�������ǽ���24Сʱ��ɾ����

��ǩ�� 旅游       ���ߣ�Tony Wheeler

�������
���Ⱥ��
没有查询到相关群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