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线4402天,已帮助
出国留学
����� > �������� > ��������� > 校友取代中介:留学生强大的“后援团”

校友取代中介:留学生强大的“后援团”

��Դ��微信公众号:北美高中联盟 ���ڣ�2016-01-02   ������1001
������� QQ�ռ� ����΢�� ����
“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对于这句俗语,留学生可能更有感触。出国前申请学校,进入学校后的学习和生活,甚至回国后找工作,这些刚刚离开父母庇护、只身前往海外的懵懂学子,或多或少都接受过或者为其他校友提供过帮助。

 

“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对于这句俗语,留学生可能更有感触。出国前申请学校,进入学校后的学习和生活,甚至回国后找工作,这些刚刚离开父母庇护、只身前往海外的懵懂学子,或多或少都接受过或者为其他校友提供过帮助。

 

北京小伙子马雨龙,18岁高中毕业后独自出国念书。提到这几年留学经历中对他帮助最大的人,他首先想到的是校友。马雨龙在加拿大的大部分朋友是校友,“他们的存在让我觉得国外的生活更有意思,不会感到孤独”。

 

随着国人经济水平的提升、人民币升值及留学门槛降低等诸多原因,留学逐渐进入“大众化”时代。2014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45.98万人,各类留学回国人员总数为36.48万人。而校友的影响力贯穿很多学子的留学生涯。

 

留学中介被校友替代

 

“我不会花钱找中介。”正在准备留学申请的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大三学生李嘉说。她坦言,和周围同学不知所措的状态比起来,自己淡定许多。“每一步该怎么做都有人告诉我了,按部就班来就没问题,根本不用慌。”

 

据了解,学生委托留学中介机构办理申请手续的费用少则两三万,多则十几万。而李嘉依靠从校友处获得的信息,从容地省下了这笔钱。

 

“在明尼苏达双城大学念书的学姐告诉我五大湖周围天气很冷,提醒我选校时一定要考虑气候因素;从纽约大学回来的学长向我推荐美国的东北部地区,因为那里的实习机会相对较多;我认识的南加利福尼亚大学的同学千叮咛万嘱咐,要我一定选择一个安全系数高的州,在美国人身安全是个很大的问题。”这些校友给李嘉普及的知识和贴心的指导,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为她未来的申请之路指明了方向。

 

很多国外知名大学校友的QQ群、MSN和微信平台定期举办聚会,让有意报考这些学校的学生聚在一起聊选课选校选导师,谈生活谈理想……通过这些组织,学生可以了解留学准备过程中的注意事项,很多问题和困难可以得到解决。

 

“我都把留学手续的底细摸得这么清楚了,哪儿需要花那么一大笔钱去找中介呢?”李嘉自信地笑了。

 

校友助力海外学习

 

进入加拿大汉博学院后,马雨龙遇到的第一个困难是课本。“中国的书大多十几块二十几块人民币,国外的课本真是贵得出奇,少则几十加元,多至一两百加元。”对于国外“骇人听闻”的书本价格,马雨龙至今记忆犹新。

 

为了找到便宜的书,学生们各显神通。学校图书馆的课本早就被借光了,书店的二手书也被买光了,马雨龙只好求助于学长。

 

“多亏了校友会的前辈们,列了张单子记下我们需要用的书,通过各种平台、群聊帮我们联系了好多学长学姐,替我们借到了四五十本书。”马雨龙告诉《青年参考》,通过校友的帮助,自己买书省下了将近1000加元(约合人民币5000元),“都够我一个月的生活费了”。

 

在日本拓殖大学念书的郭晓飞也在书本面前犯过难:“家里给的生活费有限,日本房租又贵,如果再花不少钱买书,生活就会变得拮据。”好在,在学生宿舍里,有些学长不用的书和资料会放在宿舍门口的回收箱里,最多的就是试题,供大家各取所需。

 

校友的帮助到了考试前就更加关键了。马雨龙告诉《青年参考》,在国外学习,不仅有语言上的困难,一些学科的知识也确实难,好在有同学们之间的互相帮助。

 

“我们有时候会一起分享学长传下来的复习资料,有时候一起探讨难以解决的问题,有时候同学们轮流早起去图书馆占地方,大家的关系非常亲密,也都顺利完成了所有科目。”马雨龙说,在国外的日子,自己和同学真正做到了“肝胆相照,携手并进”。

 

相同的经历也曾发生在英国海归小管的身上。他已经从纽卡斯尔大学研究生机械工程专业毕业4年了,回想起两年的留学时光,他依旧激动不已。

 

“当年,班里有个女生本科是清华大学毕业的,平时学习很好。期末考试有门课特别难,大家头都大了。复习的时候,我和同班同学分工,每人负责看懂一部分再讲给别人,这样不仅能及时发现问题,加深理解,还能提高我们的学习效率。”让小管自豪的是,当考试分数出来后,他发现自己的成绩比“清华女学霸”还高。

 

海外生活“托了校友的福”

 

马雨龙初到加拿大时刚刚高中毕业,对国外一切都不清楚,暂住在朋友家。他上网尝试找个合租房,被房东“放过鸽子”,经历过奇葩室友,狼狈不堪,耽误了很多时间和精力。

 

随着马雨龙在学校认识的同学多了,获得信息的渠道也多了,该去哪里找房子、找兼职,买二手家具去哪家店更靠谱,马雨龙都一清二楚。在这个过程中,他慢慢接触了一些华人联谊会的成员。“安省政策变化较快,准确权威的移民政策的改变信息都源自他们。自己查的话,不仅信息不全面,还可能耽误更改签证,后果不堪设想。”

 

“在海外,虽说我们不应老跟中国人在一起,要不英语永远锻炼不了,但对于学术上的问题或生活上的难题,我们还是需要中国学生帮忙。”马雨龙对《青年参考》说。

 

认识了许多校友后,他想在校外合租房子的问题也解决了。

 

“合租一个大公寓,几个人平摊房租,不仅省钱,家人担心的安全问题也解决了。同学们一起上下学,有问题互相帮衬着,我心里踏实好多。”

 

一边留学一边打工的郭晓飞在别人眼里是个勤奋的男孩。对他来说,校友已经渗透到留学生活的每个角落。

 

日本垃圾怎样分类、如何与日本人接触、怎么买到打折的东西、往国内寄东西的箱子可以去便利店拿、在麦当劳用餐之后要把剩余的食物和包装分类倒掉,然后把餐盘放在收餐盘的地方……郭晓飞告诉《青年参考》,刚到东京时,正是校友会的学长学姐教给他这些生活常识。

 

很多同学为郭晓飞介绍工作。“我之前在便利店打过半年工,那份工作就是通过校友介绍的。他已经在那家店工作很久了,当得知店里打算招人的时候,就把我推荐给店长了。”

 

郭晓飞后来得知,留学生在日本平均应聘四五家企业才能获得一份工作。“我真的是托了校友的福!”

 

除了生活上的帮手,校友还是留学生的精神寄托。2014年7月中旬,程诚来到美国波士顿大学报到。她的班里全是美国人,因为语言的关系,她经常感觉到孤单,觉得缺乏认同。

 

程诚觉得和中国校友待在一起是种幸福。大家都来自同一个国家,说着同样的语言,面临相同的问题。一起聊聊天、互相安慰是缓解压力的有效方法。程诚说:“我是个容易焦虑的人,他们会站在我的角度替我考虑,鼓励我、夸奖我,我的心情就会好很多。

 

英国没有春节假期,小管有自己的过节方式:“除夕那天,看着国内的朋友发朋友圈刷微博庆祝春节,心里觉得挺孤单的。大家就提议晚上在朋友家举办个小型新年晚会,朋友们一起看春晚,女生包饺子男生炒菜,打打闹闹说说笑笑,让我们忘记了身在异乡的孤独。”

 

校友是回国就业的领路人

 

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2014年发布的数据显示,超过70%的在外留学人员表示学成后要回国发展。

 

度过了难忘又紧张的留学生涯,“海归”们回国后面临新难题——专业的衔接、人脉的搭建……遇到困难之际,校友再次充当起了领路人的重要角色。

 

据国际教育和博览咨询委员会的调查,对留学生来说,校友在招聘方面具备明显的可靠性。

 

2011年8月,临近毕业的小管收到了北京奔驰有限公司的邮件,邀请他回国后到公司就职。工作半年后,小管收到同在纽卡斯尔上学的学弟小张的邮件,得知他有意回国工作。公司人事部正在招聘,小管便把这个消息告诉小张。小张了解信息后,马上投递了简历,最终通过面试。至今,他们已经做了3年同事。

 

提起自己的“举手之劳”,小管显得有些腼腆:“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我清楚公司的情况,和小张做了两年同学,了解他的性格和能力,觉得合适就牵个线。毕竟有着相同的经历,不说同患难也算得上是共风雨了,感情还是很铁的,这些都是我该做的。”

 

ת�������۵����ʹ�ã���Ȩ��ԭ�������У������ַ���Ȩ������ϵ���ǣ����䣺zhangjian@nihaowang.com�������ǽ���24Сʱ��ɾ����

��ǩ�� 学习  留学  院校       ���ߣ�微信公众号:北美高中联盟

�������
���Ⱥ��
没有查询到相关群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