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线4614天,已帮助
出国留学
����� > �������� > ��������� > 来美国读法律值不值?

来美国读法律值不值?

��Դ��微信公众号:华说北美职场 ���ڣ�2016-01-13   ������3575
������� QQ�ռ� ����΢�� ����
From Lily:我和Alex何泰松认识于LinkedIn。看到他的文章,一下子就非常喜欢,得到他同意后把文章收来和大家分享。这篇推文是Alex对于在美国读法律的体会,干货十足,对正在考虑来美国攻读法律的同学一定会有帮助。第二篇推文是Alex在德州考完bar后对自己过去一路成长的回顾,实实在在。他的文字和故事打动了我,也希望你能感…

From Lily:我和Alex何泰松认识于LinkedIn。看到他的文章,一下子就非常喜欢,得到他同意后把文章收来和大家分享。这篇推文是Alex对于在美国读法律的体会,干货十足,对正在考虑来美国攻读法律的同学一定会有帮助。第二篇推文是Alex在德州考完bar后对自己过去一路成长的回顾,实实在在。他的文字和故事打动了我,也希望你能感受到这其中的正能量。

 

何泰松简介:西南政法大学法学学士与金融学学士,美国南方卫理公会大学国际法与国际比较法硕士,Helmut Sohmen奖学金获得者,国际石油谈判协会会员,美国能源法协会西南国际法与国际比较法会员。

 

 

(照片由Alex提供)

 

自从我来了美国过后,很多朋友问我关于来美国读书的问题,有希望来美国读高中的,读本科的,读研究生的,读博士的,读文科的,读理科的,到底值不值?因为我自己是学法律的,所以你要问我的意见,靠谱的意见就是关于学法律的,至于其他意见,不专业,没有代表性,我就我所知和你聊聊而已,不要太认真。

 

虽然我每次的回答会像标准的法律学生一样等于没回答,但是我还是想提供一些我自己的想法供那些准备来美国读书的朋友们参考。

 

我的第一句回答一般是,你的问题就有问题。值不值是一个价值取向问题,每个人的价值取向是不一样的,我觉得值,你可能觉得不值。经济学里有个术语叫“边际效益”,好比,我已经吃了10个西政食堂的大包子,再吃2个,这两个对我来说是负担,你在歌乐山上闭关为了写毕业论文饿了一周,当你吃两个包子的时候,效果就大大的不一样。

 

然后问题来了,会问问题的会列举一些自己的价值取向让我提供信息,不会问问题的就问你找到工作没。出国读书在上个世纪可能还属于比较高端,走的精英路线,现在只要你家里有一定的经济承受能力,把你送出来还是问题不大,美国大学也很多,选择余地也很大,在国外留不留得下很大程度上得靠你自己,也靠一部分运气。就我自己而言,如果我有那个经济能力,我会选择出国读书。当然我是幸运的,我没有那个经济能力也出来了,第一,我幸运地拿到了全额奖学金,第二,我还收到了素未谋面的大好人黄世再老先生的大额捐助。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西政的,西政和我现在读的美国学校SMU有合作项目,每年最多有2个全额奖学金,2个院长奖学金资助学生来美国读LLM,这个项目是香港船王苏海文老先生赞助的,除了西政外,合作的中国院校还有中国政法大学,复旦大学, 北京大学,清华大学,香港大学,每年会从这些学校的候选者选出9个全额奖学金,院长奖学金是SMU法学院自己提供的,是部分奖学金,任何学校的学生都可以申请。

 

第一个需要讨论的问题是金钱成本。很实际,但却不应该成为主导因素。我在SMU读书时,有一个神一样存在的教授叫Crepsi,大家亲切称呼他“脆皮老师”,人超好,还是长腿欧巴,他以前是统计学教授,老布什的白宫经济顾问,后来40几岁去了耶鲁法学院,华丽丽滴一转身,变成法学教授,不抽烟,不喝酒,七十多岁的人每天去健身房不是游泳就是跑步,每天还保持4个小时的阅读量,他写过一篇文章,从经济学的角度来分析读法学院值不值,不要以为就只有咱中国人把钱看得重,美国人也是如此。 这篇文章大概意思是如果你读的是美国前十的法学院,砸锅卖铁都要去,如果是排名10-20的法学院,谁给钱多你就去,排名20-50的法学院,掂量掂量再去。因为前十的法学院不存在找不到工作的问题,虽然不一定每个前十法学院的学生都能在纽约的大律所和投行,但至少回老家找个体面的工作是没问题的,所以成本是收得回来的,考得上一定要去,不仅自己的人生上了一个新台阶,还可以惠济子孙后代。排名10-20的法学院就没有找到高薪工作的保证,no express and impliedwarranty! 但找工作还是没问题的, 这个时候谁给奖学金多你就去,很简单的经济学原理,降低成本。排名20-50的法学院,就要三思而后行了,你不仅要考虑到通货膨胀和就业市场饱和度的问题,你还要注重选择去哪一个州读法学院,因为本州的法学院在本地有就业的明显优势。刚才我说是JD,不是LLM。顺便提一句,很遗憾下学期来SMU的学生你们选不到Crespi教授的课,因为男神带他老婆去欧洲周游列国了,男神年轻的时候叫小鲜肉,老了就叫老男神。

 

第二个是时间成本。美国JD法学院是3年,LLM法学院是一年。男生和女生可能在读书上考虑不一样,男生不着急嫁人,女同胞你们的痛我理解,虽然我不是女的,但记得吗,我是跟着母亲和外婆长大的单亲家庭。中国社会还是对女性有隐形歧视的,凭什么女人要靠嫁个好男人来证明自己的成功?为什么女人到了30岁还没嫁就要背负剩女的骂名?为什么每当有女同学说自己要做律师,大家总觉得她是出去卖的?问什么大家对女博士有那么深的偏见?为什么女生找工作就没男生好找?骂归骂,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如果你不是一个倔强的孩子能坚持到最后,那你还是要跟随着主流社会的大波浪走,所以如果你是女生的话,时间成本是你应该考虑的因素。我在美国遇到很多活得有滋有味的女性朋友们,比如我室友的妹妹才19岁,已经订婚了,她和男朋友都是天主教徒,从小青梅竹马,此处泪目。但我也遇到我的朋友Jennifer,36岁在中国绝对算是大龄女青年,但是人家是纽约时报的一个记者,每天全世界到处飞采新闻,还去过阿富汗做战地记者,报道过卡扎菲被爆菊,我有次问她,你寂寞吗?她说有时候有,但是一忙起来就不寂寞了,有时候寂寞时想到自己的成就就又不寂寞了,男人靠缘分,也许我这辈子没缘分,我可不能每天守在那里等吧,我有我自己的人生。

 

学过法律的人都懂,我这样的叙事方式显然没有说服力,举了两个例子就来谈人生谈理想了,确实也是,但我并不是来说服你,你有你自己的人生,我只是想提醒你,通过我的例子你可以看到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不同的人生,你没必要一定要去改变,变成自己的理想中的那个人,你只需要做自己,自己喜欢什么做什么,能不能坚持下去都是自己把握。我有个画家朋友告诉我画家最难画的人物画,如果形似为标准,大家就只会拍照,不会画画了,人物画需要把握到这个人物的性格特征,以视觉的方式呈现出来,所以最难,神似是最重要的,而画家最最难画的是自己的肖像画,我们没有一个人是能完全理解自己的,你看一下梵高的自画像你就懂我在说什么了。所以,没必要为了走的弯路而烦恼,那虽然是弯路,但至少你离真实的自己又近了一步。

 

有朋友问我说自己已经在国内硕士快毕业了,还有没有必要来美国读JD。我问他你担心的问题是什么,他说自己已经25岁了,读完都28了,年龄有点大。我告诉他,首先你现在国内硕士毕业一月1万五,如果你读JD,并且申请的学校好,毕业后找工作16万美元一年,好饭不怕晚,其次,你以后想升Partner,现在只有国内硕士学历,读完后海归博士,最后,你是个男人,你怕什么,怕身体不好以后生不出娃不成,况且也不是你生,很多伟人都是爸爸四五十岁生的,比如华盛顿,罗斯福。时间是最无情的婊子,你对她再好,她也不会理你,又不能离,所以怎么都是过,为什么不活得精精彩彩。我在美国最佩服的不是那些成绩好的高富帅们,而是有3个孩子每天开车3个小时来上课的30多岁的妈妈桑。中国人现在有种急躁的心态,我们喜欢心灵鸡汤,那些成功者的故事,总觉得他们也是和我们一样的凡人,自己其实也可以成功,只是运气不好,其实是在找心理安慰,不好听的话叫意淫,与其看心灵鸡汤,还不如静下心来做自己喜欢的事,没必要着急,时间是保证质量的前提,不要为了产量浪费时间,我外婆总是说慢工出细活,话糙理不糙。

 

第三个是实用性。很多人问我你在美国学的是美国法,拿到中国来没用吧。I don't think so. 我也不觉得我在中国法学院学到了好多中国法,说实话,现在大部分中国法我都忘光了,估计这辈子也用不到,真正让我记住和使用一辈子的是我在法学院接受的观念和思维方式。比如,我在法学院里了解到了什么是民主,什么是自由,什么叫批判,我学到了看待事物要从多个方面,而不是两个方面,更不是一个方面,我学会了反思和批判,我学会了用逻辑树来分析问题,我学会了怎样把一个复杂的问题用文字的形式呈现给不同的受众。我在美国法学院里学到的还是这些东西,从法律知识上来看,美国法和中国法具有很大的相似性,比如合同法,公司法,票据法等相似性很大,但是财产法,信托法等就和中国很不一样。美国法学院里有门课叫Legal Research and Writing,这门课就专门教学生查资料,写文章。很简单个道理,我们律师靠什么赚钱,我们靠写出来的东西赚钱,客户为什么需要我们,因为我们可以解决问题,我觉得在这方面中国法学院还需要提高。律师不是遵守法律的,我们是促进法律完善的,都遵守法律就不要律师了。

 

很多中国法学生拿到一个问题,一般就只有同一个答案,后面还加一句,就是这样的,那不是解决问题,亲!连最基本的Issue都还没搞清楚,律师是帮客户处理只有我们专业技能能解决的问题,一般的问题客户不知道去百度吗,现在百度文库什么合同没有,为什么还需要律师呢,因为我们提供的是深度的东西,我们解决的问题是变化的,因此要量身打造一套方案来解决一个问题,就好比一个人生病,都是头痛,但有些人是感冒了而头痛,有些人是脑血栓而头痛,就算是感冒,有些人身体好,医生就让他多喝水就好了,一些人身体不好才真正需要吃药,吃什么药,也是看不同的个人。美国法学院的学习还有个不同点是互动式的,教授不会一直在台上讲的,每次上课前,他们会让你自己去看,每天各种课程加起来几百页呢,然后上课大家一起来讨论,至少我在中国的时候,上课还是老师一个人的独角戏,美式法学教育既培养了学生的自学能力和总结能力,也可以从深度上来加深学生对知识把握的程度,在美国法学院教授一句Good Question是十分让人骄傲的,教授是承认了你的学习能力。

 

我还有个朋友在JPMorgan做投行,是个项目经理,经手了很多项目,杂七杂八的都有,每次我和他聊天都很期待,因为他不仅是什么都知道,而且是会把一个很细小的问题拿放大镜下来剖析。你知道他大学学什么的吗,东亚文化。我就问他为什么科技你也懂,医疗你也懂,什么都懂的样子,他说都是每次做项目的时候自学的,一个项目一年多下来,自己对这个行业的基本情况就了解了个七八分。我们总是觉得好像除了自己的专业自己什么都不懂,说实话,就算是你的专业,你也什么都不懂,你没学方法,你就只接受书上的知识,书上的字就是字而已,你会阅读,静下心来你就会懂,画个圈把自己关在里面,只会把自己憋死,学以致用。总而言之,美国法学院还是会学到很多东西的,并且这些技能对你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不管你做律师还是做其他什么都是很有帮助的,你学的是解决问题的能力,有了这个能力,任何问题都不是问题。

 

第四个是人生阅历。能在一个完全不同文化的国家生活和学习,本身就是一个很有趣的事情。比如我刚来美国时,连洗碗机都不会用,我把洗洁精倒进洗碗机,结果厨房变成泡沫世界了,是不是很土。我在中国也没用过Snapchat,来美国后一用就上瘾了。我在达拉斯,还去了一些教堂,接触到很多虔诚的基督徒们,之前觉得什么上帝啊都是骗人的,后来发现那些基督徒其实和我一样,没有想象的那么疯狂,他们也有烦恼,有忧伤,但他们多了一份感恩和敬畏,这让他们对自己无法改变的事情不会徒增困扰,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也会热心帮助他人。达拉斯总的人文环境是很和谐友善的,街上的陌生人见面都会微笑,打招呼。我在纽约的时候,布鲁克林一个超市的收银员一副臭脸拉很长,都可以强烈感受到她的瘴气在散发。美国有50个州加DC,每个州的Vibes也是不一样的。有一次,室友的爷爷请我去佛罗里达的一个海边小镇玩,整个小镇大部分都是退休的老年人,特别祥和和安宁,后来我和室友去奥兰多,完全不一样的感觉,也许迪士尼在奥兰多吧,总觉得奥兰多有一种活泼欢乐的气氛,转机时去了迈阿密,Party,Party,日光浴。

 

我读的学校SMU也很有趣,虽然从名字推断这个一个教会学校,但这个学校其实是世俗化,这个学校的大部分学生都是当地有钱白人,这让这个学校的经费十分充足,各项服务都很到家,小布什还是我毕业典礼的演讲嘉宾,有事没事就往SMU跑,我在这个学校参加了各种活动,学跳Salsa舞,还上了一节钢管舞课。我在SMU的同学也很有趣,有日本的单身法官,泰国的白富美们,沙特的土豪们。泰国同学带我吃遍达拉斯好吃的泰国菜,日本同学总叫我去打高尔夫,沙特土豪们就爱抽水烟,有一次我直接抽水烟抽High了,当场即兴来了段脱衣舞,把沙特的孩子们吓得不轻。不仅外国同学给力,中国同学也很给力,都是人才啊。最热闹的时候往往就是吃中午饭的时候,各家都拿出看家法宝了,法学院食堂一到中午就会变成中国城,微波炉被我们热饭热坏了两个,韭菜饺子愈久弥香,美国同学掩鼻而去。我有一次在家吃韭菜饺子,我的美国室友直接离家出走,还发话,再吃就翻脸了哈。我的室友也很好玩,典型的呆萌美国小帅哥,来自新泽西。这里不赘述他,以后给他写个特辑,我从他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除了同学,我还结识了其他的小伙伴,我认识了一个高颜值女博士,各种屌炸天,算是我在美国背后的女人,有次我申请考试的Application被USPS搞丢了,我们就开车在大街上侦察,奇迹般滴找到了邮递员,然后这个女人就为了我冲进快递车里抢夺联邦财产,每当想起时又感觉很好笑,又觉得触目惊心。不仅女博士,我还认识到很多男博士,有动漫迷的男博士,有计算机狂的男博士,有工程界的男博士。菜花,你流口水了。

 

从人生阅历来讲,出国读书你会遇到很多有趣的经历,我认识的很多朋友来了美国后的世界观,人生观发生了很大改变,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有时候换个环境,你会看到很多自己忽略的东西。

 

第五,读JD还是LLM。各有利弊。JD是美国法学院的正统教育, LLM大部分是为外国学生量身定做的,虽然在SMU,JD和LLM是一起选课,但LLM时间太短,你刚开始他就结束了,有点雷政富的感觉。 但如果你想留在美国的话,JD我觉得是有必要的。但是前提是过了语言关,有些同学心比天高,考了好久LSAT终于申请到好的法学院,后来法学院一年级成绩不好,还是无功而返,这样的例子不在少数,先读一个LLM会好很多,第一,你大概适应了美国的法学教育模式,第二,语言得到过渡,没有一来直接上JD那么吃力。还有个就是你不要以为一年后自己的英语就很好,只是比以前好了一些而已。

 

ת�������۵����ʹ�ã���Ȩ��ԭ�������У������ַ���Ȩ������ϵ���ǣ����䣺zhangjian@nihaowang.com�������ǽ���24Сʱ��ɾ����

��ǩ�� 学习  留学  院校       ���ߣ�何泰松

�������
���Ⱥ��
没有查询到相关群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