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线4614天,已帮助
出国留学
����� > �������� > ��������� > 移民是双向道:比“大熔炉”更进一步

移民是双向道:比“大熔炉”更进一步

��Դ��你好网 ���ڣ�2011-10-28   ������2464
������� QQ�ռ� ����΢�� ����
数以百万计的移民是从城市开始他们在美国的新生活。自19世纪以来,因移民带动而迅速发展的不仅有波士顿、纽约和旧金山等东西两岸大城市,而且也有芝加哥、克利夫兰和堪萨斯城等内地城市。对于大多数移民来说,在大城市安家使他们得以与其他讲相同语言、有类似传统和信奉相同宗教的新移民同伴形成自己的聚居区。这些聚居区通常…


  数以百万计的移民是从城市开始他们在美国的新生活。自19世纪以来,因移民带动而迅速发展的不仅有波士顿、纽约和旧金山等东西两岸大城市,而且也有芝加哥、克利夫兰和堪萨斯城等内地城市。对于大多数移民来说,在大城市安家使他们得以与其他讲相同语言、有类似传统和信奉相同宗教的新移民同伴形成自己的聚居区。这些聚居区通常位于对移民具有吸引力的工作场所附近。例如,在芝加哥和堪萨斯城的肉类加工厂附近就发展起由波兰、捷克和其他东欧移民组成的大型社区。美国移民的都市特征至今仍在许多城市可见,例如,那些被称为“中国城”或“小意大利”的传统的族裔聚居区。
  今天,尽管很多移民仍然在大城市里安身,但也有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到较小的城市、郊区和农村地区落户。一般来说,这些新的安顿趋势反映着就业机会所在,但同时它们也说明那些地区住房价格相对便宜,并且有较好的学校。移民人口增长的地区往往也是美国退休人口较多而年轻人正在纷纷离开——前往沿海地区大城市的地区。
  前往较小城市和农村地区的移民为美国许多地区带来了人口增长和经济与文化复兴,但同时也给新定居者和原有居民带来了挑战。一个常被用来形容美国的比喻是大熔炉(Great Melting Pot),这是指许多不同文化、语言和宗教融合而形成整体民族特征。但是,“熔炉”这个概念有时过于简单;将一个由众多移民组成的国家变成同心的民族整体往往是一个缓慢而复杂的过程。
  事实是,许多美国移民社区的人在几十年当中,无论工作、生活还是通婚,都完全局限在自己的社区内。只有在发生经济变化、英语使用越来越普遍、与族裔聚居区以外人通婚越来越普遍等因素的作用下,许多移民聚居区才最终逐渐失去了自己的特色。
  许多人在谈论移民问题时,使用同化(assimilation)这个词来描述以前几代移民如何变成美国社会的一部分,并因此在“熔炉”中扮演了自己的角色。但是,同化这个词往往会造成误导。首先,它认定我们的移民祖先中的许多人很快而且很乐意地改变了他们的文化举止并改说英语,而事实上历史告诉我们,许多移民社区经过几代人仍然保持着它们的独特性;第二,强调新移民的同化是将他们的融合看作一种单向过程,即只有新移民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文化举止和语言,而事实完全不是如此。
  移民融合到美国社会中是一个富有活力的动态过程,其中不但包括移民,而且包括接受他们的社区、公共机构和私人组织。的确,新移民必须学习英语并且了解美国生活方式和文化行为方式,也必须找到工作。这些调整可能是非常困难的,而且可能需要好几年,甚至几十年,特别是对于那些不具备可以很容易地在美国工作场所使用工作技能的人,或者学习英语遇到很大困难的人而言。这些新移民往往只能找到不甚理想的工作,挣较低的工资。
  原有居民和他们的机构对于移民融合也负有责任。“通融”可能是描述这种相互迁就的最好方式。例如,学校提供口译服务来与新移民学生的家长沟通;医院与诊所为文化程度较低的新移民提供标识牌和口译服务;执法官员通过文化培训了解新移民人口的习俗;公民们则帮助辅导新移民学习英语并向他们介绍当地的资源设施。越来越多的美国工作场所在不影响安全的前提下,为新移民在宗教上的需要提供方便,例子之一是,允许穆斯林妇女在工厂里戴头巾,只要头巾能够放入安全帽及其他防护装备即可。
  新移民与公民双方认识并且处理好对彼此的期待也很重要。新移民很快就认识到这里的街道不是 “金子铺成的”,他们认识到在美国生活与工作需要极大的毅力。对美国公民而言,耐心很重要,不能期望新移民一夜间就学会英语,或者在短短的几个星期内吸收或采纳美国的习俗和生活方式。新移民到美国来生活当然会被改造,但他们的新社区也同样被改造了。
  在美国,与移民问题有关的辩论与社会紧张状态往往反映出对于新移民将快速学会讲英语的不现实的期望,这些期望常常低估掌握英语所需的时间,特别是对成人而言。反移民情绪经常表现为对移民“拒绝学英语”的抱怨或对商店和医院使用双语标识牌的抱怨。这些失望情绪有时导致一些地方通过法律,规定英语为社区或州的正式语言,这类辩论时起时伏已持续了几代人的时间。
  比较近期的争议涉及非法移民。有几种不同的估计,但一般的共识是,现在有约1000万非法移民生活在美国,他们或者是非法进入美国,或者是在访美规定时间到期后逾期不归。对于非法移民的怨怒往往与美国公民的一些观念联系在一起,如认为非法移民抢走了美国公民亟需的就业机会,助长了犯罪率的升高,以及使用了学校、医院等有限的公共服务资源等。就这些问题所作的研究往往没有定论,但是,当许多美国人相信,他们生活质量下降是非法移民所造成的、或者移民所获大于他们的贡献时,这种怨恨就以多种方式表现出来,许多美国人因国会至今未能通过综合的移民法来解决非法移民问题而深感沮丧。
  在国会迟迟未对解决非法移民问题采取行动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州与城市正在制定它们自己的有关法律。例如,有些社区规定,将房屋或公寓出租给不能证明其合法身份的移民属违法行为;有些州已采取措施不让非法移民获得驾驶执照;有些地方甚至禁止非法移民和他们的子女使用公费资助的医疗服务,只有急救情况除外。
  最近,亚利桑那州要求执法官员查核任何他们怀疑可能是非法居留美国的人的身份,一美国联邦法院推翻了该法中的一个条款。但如同全国有关移民问题的辩论一样,相关诉讼还在继续。
  尽管有这些社会与政治紧张状态,但有关移民问题的辩论——以及积怨——既不是新问题,也不是无法解决的。类似的辩论时起时伏,贯穿美国历史,它们通常是宏观经济与就业市场变化的反映。早期移民的后代曾多次试图限制新移民人口数,例如,那些所谓的“本地人”就常常在联邦与地方层面上煽动制定限制来自中国和爱尔兰的移民的法律,而这些“本地人”本身也是移民的子孙。在美国历史上,这种所谓的“本地人”情绪曾数次达到高潮,但最终还是族裔融合占了上风——尽管其过程无论对新移民还是对“本地人”往往都非常艰难。
  在美国历史的进程中,移民来源国与他们所带来的语言、习俗和文化都在发生变化;在适应美国社会和文化等方面,今天的移民面临着与早年移民同样的挑战。有些美国公民对移民表现出的消极态度与他们自己的祖先当年移民时所面临过的一样。然而,尽管面对适应与融合的共同挑战,但移民仍继续在美国寻求更美好的生活,美国社会则在继续因之发生着改变。



文章来源:美国参考 作者:马克.格雷

 

ת�������۵����ʹ�ã���Ȩ��ԭ�������У������ַ���Ȩ������ϵ���ǣ����䣺zhangjian@nihaowang.com�������ǽ���24Сʱ��ɾ����

��ǩ�� 移民       ���ߣ�马克.格雷

�������
���Ⱥ��
没有查询到相关群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