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线4351天,已帮助
出国留学
����� > �������� > ��������� > “将尽万国之山川”—写在博洛尼亚大学交换后

“将尽万国之山川”—写在博洛尼亚大学交换后

��Դ��搜狐公众平台 ���ڣ�2017-05-08   ������874
������� QQ�ռ� ����΢�� ����
一段毕生难忘的经历即将开始——生命中如此重要的时刻屈指可数。

编者按

 

一段毕生难忘的经历即将开始——生命中如此重要的时刻屈指可数。

 

本文作者

 

北京大学哲学系2015级硕士研究生 马森棋

 

空中漫想

 

灯光在地面上游走,左右两侧红绿闪烁,引擎轰鸣声越来越大。与地心引力搏斗片刻之后,我看到红色的灯塔被云雾吞没。远处,北京城万家灯火,墨蓝的天幕上浮现几颗银星。

 

这段旅程开始了。我要飞往意大利的博洛尼亚,开始半年的交换学习。

 

在北大,出国交换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令人饶有趣味而又穷追不舍的是每个出国交换的同学的独特经历。也许每个人选择做一名交换生的初衷不尽相同,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我们都会体验一种焕然一新的学习生活方式,体验全然不同的文化氛围,继而发挥“有理性的动物”的本能去与一个新的世界厮磨。这种厮磨不是从人生的长度,而是从厚度上增加了生命的重量。

 

 

威尼斯大运河上的日落

 

尽管登上旅程前看过一些关于意大利的电影、书籍,听过一些歌剧,也在本科的《西方文化概论》课上知道了我将要去的博洛尼亚大学是西方世界最古老的大学。但在我过往的经验中,意大利和博洛尼亚也只是一系列想象构成的幻象,并不比那句当年让面对浩瀚波斯湾的汉朝使臣甘英掉头折返的“海中善使人思土恋慕,数有死亡者”真实多少。

 

因此,我的心情不可谓不复杂。

 

飞机广播里,俄航的空姐用蹩脚的中文机械地念诵着注意事项。对她来说,这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一次飞行——对我来说却不是如此。从准备学校国际合作部的面试,到几次往返意大利大使馆办签证,再到自学复杂的意大利语,半年多的时间就在忙碌中不知不觉过去了,而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一趟旅程。

 

 

在博洛尼亚市中心双塔上看城市全景

 

书懒·随笔

 

飞机开始降落,博洛尼亚的红色建筑近在眼前,一个出乎意料且真实的世界灿然呈现。最真实的莫过于刚下飞机时扑面而来的热浪——混杂着地中海气候的灿烂阳光和湿润的空气。

 

也许是受了这阳光的浸泡,在这里生活的人也非常热情。当我带着两个大行李箱和一个背包艰难地到达我的住处时,我的房东Anna和Christian早已为我准备好了午饭——煎土豆饼和橄榄油拌通心粉。


Anna和Christian是当地一家展览设计公司的职员,他们也都是中国迷,家里有各种与中国有关的物件:走廊的尽头挂着一幅大大的“寿”字,虽然他们不知道那个字的意思,但还是从遥远的峨眉山带了回来;墙上贴着当地中医的名片,Christian在那里用针灸治好了多年的腿疾;在书架上,我甚至还看到了一本许地山先生的《道教史》。

 

 

Anna家

 

第二天的报到,是我与这所欧洲最古老大学的第一次接触。这所创建于公元1088年的大学有个很炫酷的拉丁文头衔,叫Alma Mater Studiorum,意思是大学之母,也就是欧洲所有大学的母校。博洛尼亚大学创建之后,其他地方也仿照博洛尼亚大学的形制,或者直接由从博洛尼亚大学走出来的人创办了其他大学。

 

 

博洛尼亚大学解剖室,欧洲最早进行解剖实验的地方之一

 

在意大利,最初的大学并没有自己的建筑物,只能借用私人领地和附近的教堂进行教学。所以博洛尼亚大学至今没有完整的校园,也没有14世纪之前的建筑,所有的教学办公地点都分散在城中各个角落。

 

正因如此,大学就是这个城市,城市就是这个大学。明代意大利传教士艾儒略增译的《职方外纪》记载的“有博乐业(即博洛尼亚——作者注)城,因多公学,名为学问之母”也是把城市和大学并提。

 

 

博洛尼亚大学第929学年开学典礼

 

交换生活最重要的当然是学习。学校开设了很多课程,而交换生是没有选课限制的,可以随心所欲地选任何感兴趣的课程。

 

我旁听了一门他们的中文课,这门课程是从零开始学中文——第一节课上,意大利老师用象形的方式向大家介绍了一些简单的汉字,比如女子为好之类,能感觉到当地的同学们都觉得很有趣。

 

有趣归有趣,在他们眼中,中文是天书一样的文字。早在明朝时,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来到中国,他在《中国札记》中如此描述中文:“有很多符号发音相同,写出来却很不一样,意思也很不同。所以结果是,中文或许是所有语言中最模棱两可的了。……人们运用重音和声调来解决我称之为含义不清或模棱两可的困难问题。一共有五种不同的声调或变音,非常难于掌握,区别很小而不易领会。……我要冒昧地说,没有一种语言是象中国话那样难于被外国人所学到的。”

 

在我选的意大利语课上,老师教我们“做何事需要多久”的句型,然后让同学们造句。老师问我:“学会意大利语需要多久?”,我回答说:两年吧。老师又问一个西班牙女生:“学会中文需要多久?”,她的回答是:一辈子都不一定能学会。

 

还是在意大利语课上,最后的口语考试是课堂报告,我和一位中国女生还有另外一位日本女生一组,介绍我们各自的城市。我做了最后的总结,用一个表格给大家展示了日文的假名和中国书法之间的关系。我说:“你们看,这一行里面这个是汉字,这个是汉字的书法,这个就是日文的假名了,是不是很相似啊?”


这时一个西班牙同学立刻站起来回答说:“对你们来说可能比较相似,可是对我们来说,这整个表格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很差不多啊。”

 

 

日语平假名与汉字和汉字书法对照表

 

我的房东Anna作为一个中国迷,也在学习中文。她觉得中文简直是世界上最难的语言了,其中最难的部分是平上去入四声,因为在外国人的语言中根本没有这种观念。看着Anna在本子上费力地记着“我都没……到”和“我没都……”的区别,我突然有点庆幸自己从小学的就是这门“天书”。

 

虽然学习中文困难重重,但在外国人眼中,中文依然是很美的语言。在中餐馆吃饭时,一位中文专业的意大利同学看着墙上的九龙浮雕,说她想到了中国“画龙点睛”的成语,她说她觉得那个故事简直美极了。

 

异乡食欲

 

在国外生活,吃永远是个大问题。在国内不会做饭的我,来到这里学了一手好厨艺。

 

不过,其实意大利也是一个能让人品尝到各种美食的国度。我所在的博洛尼亚,在意大利被称为“胖子”,因为这里的食物尤其出色。我们所熟知的意大利肉酱面,其意大利语名字叫做spaghetti alla bolognese,也就是“博洛尼亚式肉酱面”。

 

博洛尼亚所在的艾米利亚-罗马涅大区也以盛产优质火腿出名,不过这些火腿我实在是吃不惯,因为它们几乎都是生做生吃的。

 

有一次我在家做早饭,把生吃的火腿放到平底锅里,上面再打个鸡蛋煎熟。Anna看到以后像救火一样把我的锅从炉灶上面拿开,告诉我说这个火腿是要生吃的。我告诉她我还是比较喜欢做熟,她似乎觉得非常不可思议,不停地问我:“Are you sure?”

 

 

博洛尼亚肉的火腿店

 

意大利虽不如中国面积广阔,但每个地方的饮食各具特色。Christian告诉我,很多时候相隔仅几十公里的地方,吃的就完全不一样了。

 

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莫过于那不勒斯的披萨和西西里岛的诺玛面。那不勒斯是披萨的起源地,所以当属那里最正宗。我在当地找了家很出名的披萨店,这家馆子只做两种披萨,简单而专注,而且保留了烤披萨的大烤炉。

 

披萨上面撒的是白色的那不勒斯干酪,加上红色的番茄酱和绿色的罗勒叶,组成了意大利国旗的颜色。诺玛面则是意大利最南端西西里岛的特色,劲道的面条伴着茄子和番茄酱,茄子过了油,又香又糯。

 

 

诺玛面

 

我也因为美食结缘了许多外国朋友。还记得,在一个交换生自制家乡菜的活动中,大家要各自做一道自己国家的菜带到现场互相品尝。我做了川菜中不算很辣的麻婆豆腐,并且特意少放了唯一的辣味来源——郫县豆瓣。尽管如此,现场的小伙伴还是被这道菜辣翻过去。有一位波兰女生尝了一口之后就开始哈气,不停地说:“太辣了,太辣了!”现场评委尝过之后觉得味道不错,但建议我不要放这么多辣,我只能无奈地表示我已经非常收敛了。

 

最后的结果是,作为全场唯一的亚洲人,我做的麻婆豆腐获得了最佳创意奖。

 

正是在这次活动中,我认识了许多来自不同国家的小伙伴。后来我带他们去吃中餐馆,他们都很喜欢——有位德国同学不停地用筷子蘸已经空盘了的鱼香肉丝剩余的汤汁吃;那些来自从不吃猪脚的国家的同学,在我的怂恿下尝了一下,也赞不绝口。

 

 

与小伙伴们一起吃火锅

 

欧洲之旅

 

交换学期的最后一门考试是在十二月中旬,而学校给定的交换结束日期是二月底,我便用最后两个月环游了欧洲13个国家的23个城市。在这次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旅途中,我与自己为伴,好奇地探索着脚下的欧洲大陆。从南边的西班牙到北边的芬兰,从东边的波兰到西边的葡萄牙,一路上留下了许多记忆。

 

 

德国:新天鹅堡

 

在芬兰的时候,我一路向北,来到了北极圈以北二百多公里的一个小村庄,期冀能在这里看到极光。那天凌晨,我一个人在零下二三十度的严寒里走路一个多小时去极光观测点。一路上只有自己孤身一人,而眼前是纯天然的黑暗。这辽阔的黑暗仿佛从上古而来,又将亘古持续下去。四周除了风声一片安静,唯一的光源就是来自漆黑苍穹里的亮绿色极光带。极光带气势磅礴地划过整个天空,却又妩媚妖娆地舞动自己的裙摆。当舞到兴头上时,裙摆的下端会变成炽热的红色。这次绝无仅有的体验会让我终生难忘。

 

 

极光

 

在波兰,虽然担心着自己无法承受这巨大的悲痛,但我还是决定去奥斯维辛集中营,去亲眼看看人类历史上最丑陋的伤疤之一。

 

我在当地报了一日游的团,在导游带领下穿过一层层铁丝网,进入当年关押受害者们的牢房。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来到这里,在这里悲惨地死去。导游给我们讲解时哽咽地说,这里曾有那么多优秀的科学家、音乐家、医生,他们之中最短的在集中营只活了一天。

 

集中营的展厅里有堆积成山的鞋和行李箱静静地躺在展柜里,像是在等着它们的主人回来,但是它们的主人早已不在人世了。在臭名昭著的毒气室里,我看到了墙壁上触目惊心的抓痕,像是直接抓在我心上。

 

尼采说:“如果你长时间地盯着深渊,深渊也会盯着你。”铭记这段不忍直视的历史,正是为了避免被这种深渊再度吞噬。以理性为豪的德意志民族都能拜倒在种族清洗的血腥大旗下,我们又该如何保证这个地狱不会再次开启?

 

 

奥斯维辛集中营

 

冬天的欧洲总是阴雨绵绵,西班牙却是个例外。这里有明媚的阳光,不知疲倦地照耀着这片多元文化交融的古老大地。沐浴在这样热烈的阳光下,西班牙人骨子里就带着一股热情和健谈。在科尔多瓦时,我所住的民宿的房东是位优雅的老奶奶。

 

令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尽管她不会说英语,我也不会说西班牙语,但我们之间却有一次长达两个多小时的交谈。我们聊音乐,聊中国和西班牙,聊歌剧,一时兴起我还给她唱了几首普契尼的歌剧选段。最后在网上互评时,她给我的留言是:“以后每当听到普契尼的歌剧,我都会想起你,直到永远。”

 

 

西班牙科尔多瓦:清真寺大教堂

 

回顾自己的交换经历,收获颇丰。我在博洛尼亚大学学习了意大利语和意大利文化,并且在这个欧洲文明的源头之一的古老国度亲身体验了其中的内容。

 

而作为一名中国哲学专业的学生,了解其他文明的语言和思想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没有对比就没有反观的思考,也就失去了一面可以更好照见自己的镜子。

 

百年之前,面对中国“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康有为,曾周游欧洲列国,他说:“将尽大地万国之山川、国土、政教、艺俗、文物,而尽揽掬之、采别之、掇吸之,岂非凡人之所同愿哉?于大地之中,其尤文明之国土十数,凡其政教、艺俗、文物之都丽郁美,尽揽掬而采别掇吸之,又淘其粗恶而荐其英华焉,岂非人之尤所同愿耶?”如今,我们仍然在这“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前行着,若要行得顺利,去其他文明中去粗取精的“交换”必不可少。

 

 

庞贝古城日落

 

ת�������۵����ʹ�ã���Ȩ��ԭ�������У������ַ���Ȩ������ϵ���ǣ����䣺zhangjian@nihaowang.com�������ǽ���24Сʱ��ɾ����

��ǩ�� 旅游  情感  生活  风俗  留学       ���ߣ�北京大学mp

�������
���Ⱥ��
没有查询到相关群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