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线4399天,已帮助
出国留学
����� > �������� > ��������� > 中国青年师姐说 海外留学第一周我们经历了什么

中国青年师姐说 海外留学第一周我们经历了什么

��Դ��小站教育 ���ڣ�2017-08-15   ������823
������� QQ�ռ� ����΢�� ����
海外开学季,留学党们在异国他乡的学习生活充满了兴奋与“刺激”。我们采访了被论文折磨的女博士、租房租到崴脚的男博士、被战斗民族同学闪瞎眼的交换生、过马路都像拿生命冒险的萌妹纸、看电影看到怀疑人生的小文青、批作业批到吐的老师…看他们怎么说这海外留学的撒旦周。

马德里凌晨3点,西班牙人陆续结束在酒吧和舞厅里的狂欢,三三两两带着醉意登上夜车回家。再过六七个小时才开始工作,他们还有时间醒酒休息。“开学”第一天的我,从机场打车回家后的第一件事不是洗澡睡觉,而是继续给导师发邮件。早上5点,导师回复了一封只有一个单词的邮件:“Tranquila”(安心)

 

就像我们自嘲的那样,暑假实际上只有“暑”而没有“假”。尽管校历上明确写着十月开学,飞机上敲打6小时论文的我,和一天指导修改13篇硕士论文的导师,每天都在过着“开学第一天”。

 

有个悲催的物种叫找不到房子的男博士

 

严格来说我还没开学,我还在上开学前的基础德语班,简称学前班。之所以报这个班,一方面是想让我这个德语白痴不需要监护人陪同也能去超市购物;另一方面,我想早点来找房。我对慕尼黑的找房困难早有耳闻。

 

这个“德国最宜居城市”,同时也是最难找房的城市。P大点地方,跟柏林一比就是个村,但是房价比巴黎还高。政府估计的合租房间价格大约500欧,听着还好,可是如果你自己找房就知道,这价格也就能在慕尼黑周边那些郊区小村找到房。市区里这个价格的房不是没有,租房广告po出来两分钟,下面就能有二三十条回复。

 

我跟房东说考虑考虑,她说你考虑吧,再过十分钟就租出去了。这还是好的,一般德国房东你给他发了消息他根本就不理你啊!更不要提10月开学的这会儿正好赶上慕尼黑啤酒节,全欧洲的人都涌进来了啊!慕尼黑平时也就一百多万人,到了啤酒节就三百多万了啊!租房真是坐地起价,60欧一天家庭旅馆单人间都不算宰你。

 

我刚刚过完四年的集体宿舍生活,以为终于摆脱了4个人挤18平米寝室的蜗居,至少能住个单间,过个有人样的生活。而且你德法律规定三个房间的屋子最多能住3个人啊。结果联系到的中国房东真是懂中国特色。一个50平的小房子想租6个人。挤也就算了,6个人共用一个厕所,excuse me?我当时看到12平的小房间要价750欧一个月已经是忍着吃哑巴亏的泪水去看房了,结果听完房东介绍,心理防线还是架不住崩溃了,没有厕所用,这跟我在公园里搭帐篷有啥区别啊!

 

忘了说,来德国前被告知,给你们800欧一个月的奖学金省点花应该够用,结果来了才发现,光是交完房租就没钱了,演出、啤酒、夜店、旅游,都在空中飘。但我还是忍不住盘算要不要租下这个房,因为不租就没别的可租了啊。想到这里真是像吃了屎一样难受。吃着吃着没注意脚下的路,下楼梯狠狠的崴了脚,德国的台阶都高,一脚碾下去“嘎嘣嘎嘣”几声这肌腱是实实在在地都撕开了。这感觉就像租房一样恶心。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

 

被同学名牌闪瞎的朴素交换生

 

我是以本科交换生的身份来到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学院学习的,这个名字让人想到国内某传闻盛产间谍的高校,但实际上莫国关主要是培养俄罗斯外交官的。

 

莫国关9月1日正式开学,这不是象征意义的,而是课堂的正式开始,于是所有学生都在这天来到了学校。从这天起,校园里充满了一派成功人士的气息。走廊里百分之八十的男生是全套西服,剩下百分之二十,一部分人西服外套底下牛仔裤,只有极少是休闲服。至于姑娘们,带妆红唇,大部分裙子,偶尔可见十厘米细跟,几乎没有双肩包,大多数都是挎包,logo明显得让一个对奢侈品几乎眼盲的我,都能有时从人群中认得几个香奈儿、路易威登、古驰、Chole……

 

尽管来之前就听莫国关里许多学生大多出身名门,但面对这副行头还是吃惊了一下,就连同在巴黎被称为精英学校读书的法国交换生也表示,他们在巴黎也不是这么穿的。我看不出名品的真假,但莫国关的姑娘们如此盛装,虽然让我感到有些用力过猛,但至少装点了我的世界。想起自己过去套头衫牛仔裤的日子,看来真不够“成功”。

 

被约旦司机吓坏的萌妹纸

 

约旦公交系统并不发达,我们日常出行主要靠走路,每次过马路都是对生命的考验。哪怕在市中心,他们开车也溜得飞起,车流量大车速又快,过马就像冲刺,一只手还得比个拦车的手势。当然,坐的士也是考验,有全程打电话聊天的司机,有一边看球赛一边开车的,两手不握方向盘的……打了十多次车只遇到过一个认真开车的司机。比较搞笑的还有这边的交通规则,上次我们七个人同坐一辆的士(副驾两个,后座塞五个,严重超载),在路上遇到交警,他们并没有任何反应,看我们是外国人还很开心的打招呼。

 

还有,阿拉伯人的时间观确实让人头疼。租到房子的第二天,我们向房东要求要一个吸尘器,他答应马上给我们,他的“马上”持续了一周,期间给他打过两次电话还找过哈里斯(保安兼物业兼修理工)。另外就是送水公司,打了几通电话,两天了还没送过来。短短几天,感觉约旦人最爱说的方言之一就是“shui shui”(慢慢来),不知这种慢节奏能否与急速的车流慢慢融合。

 

看电影资料像大馒头的文青

 

在法国时,进阶心态如下所示:周末看电影——下课看电影——上课看电影——逃课看电影,这条心理弧线的终点便是去学电影。幸运能来到四季晴朗的加州,在这里大家把选课称作购物(shopping),上千门课就像商品一样摆在货架上,教授远扬的名望和往届学生的赞誉则是最好的广告词。有趣的一幕是,开学的心血来潮很快会遭受现实重击,第一堂课同学蜂拥而至,个个提早到场精神抖擞,然而一边听老师过课程大纲一边计算作业量后,不少人默默决定尽早全身而退以求自保。我不习惯退课,选一门自己喜欢的课,比起选一门轻松的水课,有趣多了,毕竟那沓学费时不时敲着震耳欲聋的警钟。

 

电影课有趣的是放映环节,一堂课接着一场电影放映,基本是四小时打底,看电影总是愉悦的,除了老师的偏好偶尔令人捉摸不透。在这里看电影是要认真记笔记的,每个分镜的细节,从布景到摄影到灯光到音乐到屏幕左下角不起眼的公司商标,都得在笔记本上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

 

课下最重要的便是跟厚重的阅读材料相依为命。当一沓沓纸从打印机里蹦出来的时候,那滚烫的热竟会有心潮澎湃的感觉,像是刚出炉的热腾腾香喷喷的大馒头,然而读着读着啃着啃着,又开始怀疑人生了。

 

忙得晕头转向又没钱拿的汉语老师

 

开学季我在忙什么?以前当学生的时候,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开学赶作业了吧,那时候超级羡慕学校的老师,收收作业拿着书本来上课就行了。结果现在当了老师,发现全不是曾经想象的那么简单,开学这段时间简直把人忙得晕头转向。

一进入八月末,学校就把我们这群老师召回,开始备战“双年书展”的招生宣传。“双年书展”是全拉丁美洲最大的书展,每两年举办一次,期间举行各种研讨会、签售会、演唱会,是圣保罗最为重要的文化盛事之一。“书展”期间,我需要连续一周每天8小时在展台坐班,负责回答有意报名的新生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

 

“你是在中国出生的吗?”

 

“中国和日本有差别吗?”

 

“中文和葡萄牙语哪个更难学?”

 

“可以说两句中文听听嘛?”

 

在这期间,从前的学生也频频在whatsapp(巴西的wechat)上发消息:

 

“老师,什么时候开始上课?”

 

“老师,你今年还教我们班吗?”

 

“@#¥&……%*&”

 

同学们,你们的问题是不占用多长时间,但是你们每人一个问题我这一天就没了啊!

 

终于忙完了双年书展,又有圣保罗中巴电影节的字幕翻译、学校与其他机构的合作项目翻译等等文化活动前期工作需要完成。工作量大,时间紧而且没额外工资哈哈哈,想想上学时那些翻译练习,现在看来实在都是小打小闹。给所有小语种专业学生一条忠告:不要觉得大学学小语种就是重回高三,珍惜现在的生活吧孩子,跟工作相比,那都不是事儿。

 

至于常规的教学课程,我禁不住要吐槽交作业这一项:对开学交论文哭嚎的孩子们,我只能说,“来吧,让我们互相伤害啊!” 要知道,赶deadline学生就赶一份就够了,老师得看完整个班里十几二十份!

 

ת�������۵����ʹ�ã���Ȩ��ԭ�������У������ַ���Ȩ������ϵ���ǣ����䣺zhangjian@nihaowang.com�������ǽ���24Сʱ��ɾ����

��ǩ�� 情感  生活  风俗  八卦  留学       ���ߣ�小站整理

�������
���Ⱥ��
没有查询到相关群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