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线4721天,已帮助
出国留学
����� > �������� > ��������� > 中国,你曾经如此美丽

中国,你曾经如此美丽

��Դ��你好网 ���ڣ�2010-07-30   ������3667
������� QQ�ռ� ����΢�� ����
孟晖从小在少年宫学画,大学在中央美院读美术史。去巴黎留学,她一方面欣赏西方艺术的辉煌,但是却也更加生发出对于中国古代艺术的新的理解和认识……


  孟晖从小在少年宫学画,大学在中央美院读美术史。去巴黎留学,她一方面欣赏西方艺术的辉煌,但是却也更加生发出对于中国古代艺术的新的理解和认识:现代中国人对于古代艺术的研究和推介远远比不上欧洲人,在法国的学习反而让她回国后扎进了中国古典艺术的宝库,以深入浅出的方式去研究古代的时尚生活和艺术,形成了她自己的一个niche领域,甚至成为很多时尚杂志争相邀请的专栏作者:古代精致生活有太多东西可供今天的时尚人群参考发掘了。

留学法国,却迷恋西班牙
  孟晖在巴黎住了三年多,当时说得一口流利的法语,考入巴黎大学学习美术史。“在巴黎留学的时候,有机会在繁华热闹的巴黎第六区租到一间小房,离著名的卢森堡公园很近。这座公园面积很大,花木茂盛,公园中心是一片围绕一座圆形喷泉展开的大广场,是巴黎闹中取静的好去处。巴黎四季多雨,所以,一旦出现阳光灿烂的晴好日子,久涝思晴的巴黎人简直是倾巢冲出产外,挤满公园、广场以及人行道上的咖啡座尽情享受阳光。这时,卢森堡公园里更是熙熙攘攘”。因为在市中心,所以参观巴黎的名胜古迹都很方便,卢浮宫更是她常常流连的去处。回国后,她应出版社之邀,写过一本介绍卢浮宫绘画的书《维纳斯的明镜》,一页是图,一页是对于画的评价,我觉得至今仍是理解卢浮宫绘画的最好参考读物,若再去卢浮宫参观一定要背上一本。
但是留学生涯是艰苦的,要突击学习语言,还要打工,她觉得还是早些回来从事写作更好。回到中国后,她半开玩笑说,本来如果再学一门外语,学日语对她目前做的中国古代器物研究会最有帮助,可是她因为偶然看了一场足球转播的缘故,迷上了西班牙足球帅哥,于是一发而不可收,学起了西班牙语,爱屋及乌,热爱有关西班牙的一切,以致带着一群闺蜜在西班牙游玩时成了“翻译”,捎带着到意大利也可以抵挡几句。
她说:“地球人当中,我算是对皇家马德里的存在要表示感激的一个,虽说我绝对不是皇马球迷,而是恰恰相反。2003到2005年,皇马的球事儿是那么的滥,人事纷争是那么的乱,让我对每天追踪它的八卦消息完全上了瘾,最后干脆学起了西班牙语,以便可以直接享受原版的网上乱谭。由此,我才惊讶地得知,原来西班牙语是当今世界上的第三大语言,每十个人当中就有一个靠它表达、思维和交流。”
美术史专业的她,去西班牙当然是直奔阿拉布拉宫和普拉多博物馆这些世界闻名的艺术圣地,以至于她的博客网名都叫做“阿兰布拉的猫”。她在博客里大量传播关于西班牙的一切,足球,政治,艺术,八卦,美食,俨然成了她正事之外的第一大专业,偶尔也会写些这方面的小文供给报刊,比如在一篇介绍西班牙普拉多美术馆来华展览的文章里,满纸洋溢着专业知识与热情:
“两年前在马德里普拉多博物馆的经历,我只能以“上窜下跳,狼奔豕突”来形容,这大约也是很多旅游者都会有的状态吧。要在两个半小时之内把这座顶级博物馆中的珍品一一“扫”到,可以想象是多么难以完成的任务。尽管如此,听说普拉多的藏品要来中国展览,我还是暗自得意:反正也不可能把委拉斯开支的《织女》和戈雅的两幅“玛哈”运来吧!咱可是到过原馆,看过所有那些大名鼎鼎的真迹啊!然而,在中国美术馆《从提香到戈雅》的展厅里,刚刚转到格列柯的两幅作品之前,我就已经忍受不了激动,只好跑到展厅门口,通过群发短信来宣泄感情,告诫朋友们“千万不要错过”!承受不了啊,仅仅这么一小批藏品,就有着如此巨大的唤起力量。苏巴朗的那一幅《罐子》被评为“西班牙最优秀的静物画之一”,当初,在普拉多的展厅中,我分明与它照过面,那时却没有任何感觉。显然,在到达马德里之前,一个太美也太陌生的西班牙早已将我彻底魅惑住,能够进行思考与判断的那个“自我”,已经被我谦卑地遗落在了阿尔罕布拉宫。也许,正因为此刻远离那个神奇的国度,心神清明;面前的珍奇也不是那么铺天盖地,让人眼花缭乱,我仿佛第一次相遇一样,惊喜地辨认着普拉多藏品的种种不可思议。”
对于学艺术的人来讲,博物馆和古迹往往是比校园更好的课堂,而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当然是最最不可错过之地。孟晖先学法语,后来攻西班牙语,留学法国,又游走西班牙意大利,对于艺术史的领悟可谓功底深厚。

历史存在于细节之中
  留学欧洲,受到西方文明的熏陶,却让孟晖重新走回到中国的传统中去,而且是细节中去。唐代少女遗落在芍药花栏前的一点翠钿,张生送给莺莺的小花片,潘金莲头上的假髻,竹林七贤穿的休闲装,旗袍上忽开忽掩的开衩,王熙凤身上的披风,《昆仑奴》中红绡喂崔生吃的酪浇樱桃,汉代宫墙下曲渠里流淌的混合着香气和热气的宫女的洗澡水……中国的这些细节丰富、华丽,面对这些细节,如作者所说,“就像走进了一座辉煌宫殿,面对着重重叠叠、大大小小无数的门……随便拉开一扇小门,闪光的珠宝就像潮水般哗啦啦从门后涌出”。这就是《潘金莲的发型》中所写的一些古代生活物事。
后来的《花间十六声》《画堂香事》也沿着这个轨迹继续发掘。“花间”指《花间集》,乃晚唐五代的一部词选,也是中国最早的词选集,以婉约冶艳为其代表风格。
孟晖的书以《花间集》和部分晚唐、五代、宋代诗词中描写的十六种物件如屏风、枕头、梳子、口脂为线索和底本,以当时的造型艺术(纸上绘画、壁画、饰品等)为参照,深入、充分、兴味盎然地探究考证一千多年前中国女性生活的种种细节。的确,我们从小背“红酥手,黄藤酒”……“红酥手”是什么意思呢?

古代生活的精致时尚
孟晖的写作,也引起今日很多时尚小资读者的欢迎,因为她的文章让他们知道,今天的时尚文化以西方为主导,但其实在我们的古典传统中,曾经的精致时尚会让我们目瞪口呆。从熏香,到沐浴,从饮食,到起居,传统文化中的精美有太多可以去发掘,去传承。
比如说到口红,她就能提供很多例子,以至于曾经有时尚杂志主编说,你这书应该跟化妆品公司合作啊!有多少好的主意可供创意。
关于口红她说:“我觉得《花间十六声》中写得比较好玩的是口脂的部分。与现在的口红一样,是用蜡做的,而且非常精致,它的供需是非常复杂的,所以不可能自己做。于是,《莺莺传》里张生去长安之后,给莺莺送了几件礼物,其中就有‘口脂五寸’。
当时在艺伎中应该很流行的是,把自己的唇印贴在手帕上送给男士。我目前还没有看到中国古代里有描述这样场景的绘画,不过在日本 浮世绘的作品中看到了。那时很有意思的风气,就是大家把唇印送给情人。作为一个风流的女子,她通常会把两样东西送给中意的男人,一个是口红印,一个是眉印。我在书中也提到了这点,实际就我的观察来看,中国古代的人,衡量一个女性脸上最性感的东西,一个是眉毛,一个就是鬓。当然,我们今天在开放、在改革,我们对女性美的观念也全盘西化。比如今天的女人都要画眼线、眼影,但没有画得很独特的。
古代的口脂比较像现在的口红,口脂不光是女人用或者作为装饰使用。在冬天还可以起到护唇的作用,所以还有一种肉色的口脂,男性也要用的。但有一个特点,就是都特别香,掺杂大量的香料。唐代口红配方有12种香料。”
很多人认为传统中国贫乏僵滞,根本不存在“时尚”。孟晖却通过文献研究,对古典文学中那个才子们描述的古代时尚有了清晰的认识,以《潘金莲的发型》《花间十六声》与《画堂香事》展示了古代中国的艺术与时尚、富庶与文明风采。这个研究的方向,跟她从小的学养和兴趣有关,而在欧洲的留学生活也让她在欣赏西方文明的同时,从新认识了自己的文化,并且从西方人对于历史生活细节的重视中受到启发,去开采自己文化中的宝藏。这也是文化互动所带来的积极意义吧。
“如果往大一点说,我做这些东西,是觉得不服气。我个人是很喜欢欧洲文化的,从古典文化到通俗文化都很喜欢,欧洲不是抽象地讲历史,普及性的历史书是讲得非常清楚。比如说中世纪英国一个小村子的农民怎么生活;而且很幽默、很生活化,包括古罗马讲得也很细致,很鲜活。我只是做了一点点,这需要一大批专家和学者做,由作家写成通俗的东西给大家看。”
孟晖的新书《贵妃的红汗》即将出版,此书更深入地探讨了中国古代化妆品,包括肥皂类洗洁品、妆粉、头油、胭脂,等等,孟晖用深入的考证与精致的文笔,继续带我们进入那古典情境的旖旎繁华。

 

ת�������۵����ʹ�ã���Ȩ��ԭ�������У������ַ���Ȩ������ϵ���ǣ����䣺zhangjian@nihaowang.com�������ǽ���24Сʱ��ɾ����

��ǩ�� 名人       ���ߣ�娜斯

�������
���Ⱥ��
没有查询到相关群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