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线4530天,已帮助
出国留学
����� > �������� > ��������� > 回国这一年:藏在心里的苦与甜

回国这一年:藏在心里的苦与甜

��Դ��米高留学 ���ڣ�2019-02-10   ������477
������� QQ�ռ� ����΢�� ����
上海的冬天比我想象中要寒冷的多。

上海的冬天比我想象中要寒冷的多。

 

它的冷不像密歇根那么盛气凌人。在零下20多度的安娜堡,只要走出房门两步远就能察觉到裸露在外的面部肌肉与大脑失去了联络。

 

它的冷伴随着连绵的冬雨,有一种独特的气质——湿冷。

 

这种感觉就像一张干燥的纸掉入了水中,寒冷逐渐弥漫,直到被彻底浸透。若是行走在高楼耸立的陆家嘴,则会体验到变本加厉的寒意。

 

钢筋混凝土架构的城市CBD,为冬日的上海平添了一份冷峻。呼啸的风无情的从耳边吹过,带走了面颊旁仅存的温热,你会不自觉的缩成一团。而风声变得更大了,仿佛在宣示着它的胜利。

 

2

 

毫无疑问,这将是一场寒冬,literally。

 

这是我自从20岁以来在国内度过的第一个完整的春夏秋冬。

 

之前的7年时间辗转于美国各地,留学、工作。从篮球巨星辈出的肯塔基大学,到学霸无处不在的密歇根大学,再到可口可乐的故乡亚特兰大。在北美大陆,我已经历许多。

 

本科和研究生都读电气工程的我,在2014年底硕士毕业后转行做了码农。但工作并不在自己心心念念的硅谷,而是去了南部的大都市——亚特兰大。四季分明的宜人气候和琳琅满目的美食佳肴,让我迅速的爱上了这座城市。

 

时光飞逝,三年的光阴滴落在时间的长河里,悄无声息,似乎连一丝涟漪也不曾泛起。2018年1月,STEM OPT即将到期的我不得不放弃美国的工作回到了国内。

 

而仿佛又是一眨眼的功夫,2019年已悄然来临。

 

“惊风飘白日,光景驰西流 回国整整一年了”

 

1 关于H1B

 

几乎每个在国内结识的新朋友都会问我,为什么不留在美国?

 

我也希望自己的回答可以是类似美国待腻了,早就计划好要回国发展或者国内有一份年薪百万的offer在等着我之类虚荣作祟的答案。

 

而事实情况却十分的令人无奈:连续两次没有抽中H1B。

 

更令我感到黯然神伤的是,我几乎是我朋友圈里大家认识的唯一一个因为总是抽不中工作签而回国的人。换句话说,我的存在似乎是为了向他们证明,原来H1B真的是可以一直抽不中的。

 

其实,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为抽不中H1B而感到难过,并不是因为无法留在美国继续工作。事实上,只要我想留下来,还有很多其他合法的办法可以让我达成目的。

 

我们难过,单纯的是因为抽不中这件事情本身所带来的感受,而不是它所带来的事实上的后果。

 

那是一种让人备受煎熬的无力感,像是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操纵着我们的命运。眼睁睁的看着它将我们精心呵护的一根未来之弦扯断,我们除了躲起来舔舐自己的伤口,对于其他的一切都无可奈何。

 

而在得知身边的朋友们一个个顺利的通过了这一场运气的考验之后,为他们高兴的同时,也更加放大了自己内心的落寞。

 

我们真的不会去在意能不能留在美国这件事情,我们在意的是,自己仿佛成为了被命运抛弃的孤儿。

 

面对这一切,我们不服,我们也委屈,但是除了接受这份抛弃之外,我们别无选择。谁让我们赶上了特朗普时代呢?在历史进程的巨大车轮面前,所有个人坚持不懈的努力和歇斯底里的顽抗都是徒劳。你只能待它撵过自己的命运后,在那片废墟上重整旗鼓。

 

千万不要误解上面的那句话,即便它透露着些许令人窒息的绝望,可我想强调的其实是最后面的四个字:重整旗鼓。

 

我们无法改变历史的进程,但我们可以持续地优化自己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

 

被H1B捉弄了一番后,生活的轨迹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却逐渐发现,命运偶尔给你转的弯,绊的道,开的小玩笑,并不是出于它的恶意,而是它想要给你提供不一样的视角,带你领略不同寻常的景色。

 

幸运女神一边毫不留情地在工作签证上将我拒之门外,另一边却又试图在其他事情上与我握手言和。

 

回国后的我,并没有丢掉美国的工作,而是和美国的公司重新签订了一份雇佣合同。我的身份由full-time emploee转成了foreign contractor,工资按小时计算。于是,我便稀里糊涂的实现了global pay、在国内挣美元的梦想。

 

原来,在每一个命运的转角处,真的会暗藏着奇妙的人生际遇。

 

2 关于选择

 

回国之前,我曾一度执拗的认为,我一定会经受不住所谓的reverse culture shock 逆向文化冲击,受不了生活环境的巨大改变,而选择再回美国。

 

于是,为了给自己留后路,我一边请求公司在我回国后接着帮我申请工作签证,一边写文书找推荐人联系学校做campus tour,打算再回美国校园里读书。

 

结果呢?

 

运气活脱脱的像一个良心发现的还债人,一股脑的把前两年欠我的都还给了我。

 

我抽中了2018年的H1B,也拿到了佐治亚理工Fall 2018的录取。于是,很多朋友会问我,什么时候回美国?而我则会反问,如果你是我,你怎么选?

 

没错,这真的是一个令人纠结的问题。

 

于我而言,回国的这一年时间里,我终于可以时常和父母以及朋友们游山玩水、欢聚一堂,终于可以安心的漫步于凌晨两点的市中心,也终于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任何工作了。

 

这种精神上的愉悦感足以对抗美国轻松舒适的物质生活带给我的吸引力。

 

可能是因为回国的时间还不够长,我还没有体会到国内高度内卷化的社会究竟会给我带来怎样大的压力。

 

我时常会好奇,也偶尔会惶恐,如果在未来的某一天这种压力突然来临,我该怎样面对呢?是选择逃离,还是选择死扛到底?

 

你看,人生的路总是充斥着各种选择,只要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一天,我们就无法回避它。

 

我们都是选择的人质。

 

选择之所以让人抓狂,就是因为在很多时候,它并没有明显的优劣之别,好恶之分。怎么选都好像还可以,怎么选都好像不可以。

 

之前的我总喜欢把生活中的不如意归咎给曾经的选择。我似乎很喜欢用这样的句式:“要是当初怎么怎么样就好了。”

 

可真实的情况是,做任何的选择都是有风险的,有不确定性的,有代价的。

 

我终于明白,最重要的并不是做出选择,而是做出选择之后我们该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自己的选择。

 

可怕的永远都不是做出错误的选择,因为人生本就没有标准答案,也没有人能向你证明其他的选择就是正确的。可怕的是,眼见风云千樯,却不论做出任何选择都心存不甘。因为一旦如此,没有一天会是幸福快乐的。

 

所以,我已经不再纠结于选择了。

 

我更在意的是,时刻拥有选择的权力。

 

3 关于期许

 

说来惭愧,再过两年就要迈入而立之年的我,近来愈发觉得自身成长的速度已经被年龄增长的速度远远甩开。

 

回国的这一年,身边的同事和朋友由同龄人换成了小我三四岁的毕业生乃至95后。可当我发现他们的为人处世比我还要妥帖的时候,我恍然大悟,自己的成长竟是如此缓慢。

 

我错误的把时间带来的东西当成了自己的努力,把年龄带来的衰老当成了自我的成熟。

 

直到我听见,时间对我说,很抱歉,如果你不去主动选择挑战与冒险,我只能带给你躯体的衰老。年龄对我说,很遗憾,如果你不愿经历失败与痛苦,我只能赐予你岁月的负担。

 

是啊,能力的边界永远都只会在痛苦、煎熬的撕扯、割裂中才能被拓宽。

 

而我却一直都活在自己构建的囚牢里,既贪图室内的安逸,又向往室外的自由。什么时候我才有勇气跨过这座心牢呢?我希望是今年,是今后的每一年!

 

雨入花心,自成甘苦

 

水归器内,各显方圆

 

生活的多变,世界的千面,都等待着我的亲身体验。

 

 

我穿着厚厚的大衣,与大路上匆匆的行人向着地铁站汇合。

 

一阵寒风吹来,路边的树枝在配合似的沙沙作响。

 

而我的心思总会在这时变得飘摇,飘向之前在美国业已泛黄的回忆。

 

有美好,也有心酸。

 

我平复了心情,裹了裹大衣,仿佛要抱紧这些记忆,生怕它们被吹走。

 

一缕暖阳刺破云层透射了下来。

 

我抬起头,将记忆收起,微笑着走入上海冬日的清晨。

 

ת�������۵����ʹ�ã���Ȩ��ԭ�������У������ַ���Ȩ������ϵ���ǣ����䣺zhangjian@nihaowang.com�������ǽ���24Сʱ��ɾ����

��ǩ�� 情感  生活  八卦       ���ߣ�发表于1亩3分地

�������
���Ⱥ��
没有查询到相关群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