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线4402天,已帮助
出国留学
����� > �������� > ��������� > 旅英华人谈高考:一转眼大学毕业已三十年

旅英华人谈高考:一转眼大学毕业已三十年

��Դ��华闻周刊 ���ڣ�2013-06-16   ������2215
������� QQ�ռ� ����΢�� ����
前两天偶然看凤凰卫视的锵锵三人行,其中的一个嘉宾居然就是跟我们这代人有着极为密切关系的人—— 温元凯先生。1977年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当时还是中科大一普通教员的他据说在一次同中央高级官员座谈中,“冒失地”提议全国应该立即恢复高校招生考试。

前两天偶然看凤凰卫视的锵锵三人行,其中的一个嘉宾居然就是跟我们这代人有着极为密切关系的人—— 温元凯先生。1977年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当时还是中科大一普通教员的他据说在一次同中央高级官员座谈中,“冒失地”提议全国应该立即恢复高校招生考试。就这一顺应当时中国形势的提议,一下改写了我的人生。回想当年准备和参加高考,许多情形依然历历在目。

能否考上大学,关系到我今后一生是穿草鞋还是穿皮鞋。

1977年,我正在读高二,也是中学的最后一年 (当时是两年制)。按照当时的政策,中学生毕业后如果没有合理的缘由留在城市就要上山下乡去当农民。我已经是做好了去农村的思想准备。就在那年的夏秋之交,一个令人兴奋的消息传了开来:国家又恢复了已经停止了10年的全国大学招生考试。由于当时年轻,还不能真正地理解这一变革的重要性,初听到能参加高考时,自己到没有觉得有什么。倒是父母非常兴奋,他们从中看到了可以让我避免上山下乡的希望。按当时的说法,能否考上大学,关系到我今后一生是穿草鞋还是穿皮鞋。也幸亏有父母的督促,和学校老师的组织和安排,我被分到了所谓的“尖子班”开始了毕业前那几个月的突击学习。学校为我们 “尖子班”配备了最有力的师资把所有要求的教学内容:数理化、语文、政治,在那短短的7、8个月中硬灌给了我们。我们也像一块块干燥的海绵一样吸收着任何灌给我们的知识。就在1978年毕业之时,我顺利地考上了大学,走上了穿皮鞋之路。那年我16岁!

八十年代初期,中国刚刚开始打开国门。我是1985年2月有幸考上国家教育部公派的留学研究生,前往联邦德国留学深造。那时国内还十分落后,信息也闭塞,对国外的一切都不了解。国家还给每个首次出国的人员发放700元(这在当时是很大一笔钱!)的置装费让大家去买几套好点的服装,免得出国后给国家丢脸。怕我到了异国他乡饮食不习惯,临行时母亲还在行李箱里塞放了些辣椒面、花椒、味精、固体酱油等。一进入德国就仿佛来到了天堂。无论是生活水平,自然环境,还是学习条件,那都是当时的中国无法比的。由于国内教育的先天不足,加上语言的障碍,学制不同等,中国留学生们学习都不轻松,但也都非常勤奋用功,考试成绩也普遍较好,所以中国留学生一般都能得到当地学校和老师的好评。

在德国学习期间给我感触最深的就是授课老师的水平。在德国,一般都是教授上课,而那些教授都有自己的研究领域,有的还是自己领域的大牛。因此他们无论讲基础课还是专业课,你都能感觉到他们是真正地明白他们所讲的内容,比较我们那时在国内上大学几年,许多任课老师几乎没有任何学术研究的经验,讲课基本上照本宣科,人云亦云。

在德国拿到博士学位后,我就申请并获得了一个在英国做博士后的机会。刚到英国初期,一边做博士后研究,一边也想着回国。但当时经济改革开放还没有全面展开,因此回国一事就被搁置下来。后来有了小孩,特别是孩子开始进入学校上学后,就自然而然地在英国安顿下来了。

说到孩子的教育,我们算是亲眼见证了英国中小学的教育模式和方法。

英国的孩子4岁就进入小学上学前班,5岁进入一年级,一直到11岁小学毕业。孩子在小学学习期间,我们几乎没怎么管过他的学习。主要就是了解他是否在学校过得开心。另外就是在业余时间培养他的其他兴趣爱好,比如学钢琴、游泳、滑冰、骑马等。为了让孩子能学点中文,当地的一些家长也主办了个周末中文学校,组织孩子每周学一下午中文课。作为出生成长在英国的“BBC”,我儿子一口流利的中文是我们的“坚持”换来的,中文也给他在中考时带来了一门A*的成绩。

真正开始对孩子进行些帮助和辅导,是孩子小学毕业要进入中学时。一般来讲,如果选择就近入公立中学,学生是不需要考试的。但如果想进语法学校(Grammar School)或好的私校,那么就得通过他们的选拔考试。

所以在小学临毕业前,孩子他妈就去够买或复印了许多的准备资料,自己对孩子进行课外辅导。其实,也就是用我们中国人都很熟悉的“题海战术”,让孩子多做些习题。

孩子也很争气,同时考上了一所很好的语法学校和另外3所私立中学。经过权衡比较,我们最终还是选择去了一所在当地很有历史的私立中学华威公学(Warwick School)。按说那几间语法学校比我们选中的那私立学校排名高很多,读书又不花钱,但我们觉得英国私校的氛围很好,不仅仅重视学习,另外对学生各方面的素质和能力培养也比较全面,而这些附加的价值对一个人今后的发展很重要。

后来也证明我们的选择没有错,孩子在学校过得非常开心,学校有不同程度的班级也能最大程度地挖掘孩子的学习潜力。进入了一所好的中学,家长就可以省很多心。孩子的知识获取和成长都全交给了学校。我们几乎就没再在孩子的学习上操过什么心。

在英国对学生比较关键的一个考试之一,就是初中毕业考试(GCSE)。这是学生16岁结束接受义务教育时的考试。这个考试结束后,如果想继续学习,准备考大学,就进入A-Level的学习(相当于国内的高中)。否则,也可以终止学习,进入社会参加工作。

GCSE考试成绩之所以很重要,是因为高中生申请大学时,A-Level还没有考完或其的成绩还没有出来。大学对学生的录取主要是参考学生的GCSE成绩。然后在发录取通知时给出对A Level成绩的要求作为条件 (即Conditional Offer)。如果最后A-Level成绩达到条件,就可以被正式录取。

这样的“高考”制度一定程度上避免了一次考试的偶然性,当然也拉长了考试的战线。A-Level成绩出来后,如果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成绩,学生也还可以申请重考。A-Level的两年也是挺紧张的。虽然不像国内高考的压力那么大,但是因为考试战线拉的长,所以没有考完就能松口气的感觉,需要在这两年的时间里不能松懈地努力,才能换来满意的高考成绩。而要想进入顶级的大学学习,没有优异的成绩是不行的。

牛剑面试的标准,不单单是看这个学生已经掌握了多少知识,更要看这个学生是不是有潜力,是否是可教之才。

我的儿子在GCSE考试中取得了12个A*的优异成绩,因为他对自然科学比较感兴趣,他就把读大学的目标锁定了剑桥大学。英国牛津大学剑桥这样的顶尖名校,招生学生时除了看GCSE和A-Level成绩外,还需要参加他们自己组织的考试或面试。面试的内容也不可预测。

牛剑面试的标准,不单单是看这个学生已经掌握了多少知识,更要看这个学生是不是有潜力,是否可教之才。记得儿子回来告诉我,他在剑桥大学的面试题目之一是:请你估算一下一碗面里的面条全部连起来大概有多长。这样的题目就是一个开放式的题目,一百个学生可以有一百个计算方法和答案。考的不仅是你的基本功,还有你的智慧和分析能力。

孩子现在已经完成了在剑桥大学的第二年学习。这两年的学习让他第一次真正地感受到什么是学习压力。在高才云集的学校要想保持优异的成绩,有时甚至只是跟上进度,不付出十分刻苦的努力是根本不可能的!

回首自己的高考和留学经历,以及这些年孩子在英国接受教育的过程,不禁感慨万千。不同的时代,不同的考试。不同的国度,不同的教育。可怜天下父母心。在任何国度,教育都是能改变一个人的一生。只要存教育资源有限的事实,就会有激烈地竞争。前不久在媒体上看到国内又是一年一度的高考时节。千千万万的考生在考场里进行着最后一搏,场外家长们更是备受煎熬。焦虑和紧张让一些家长的行为变得近乎神经质。这样的情景我们作为过来人是非常能理解的。

在中国这样一个教育资源贫乏的国度,相对公平的高考制度还是应该得到肯定。通过它,毕竟使得很多人摆脱掉了贫困,改变了人生。也许中国应该提供更多的渠道让人们获得受高等教育的机会,而不是千军万马过高考这独木桥。另外,在宣传上也应该鼓励学生选择各种社会分工,而不是一味地追求读大学。

中国的高等教育近二十多年来虽然有了很大的进步,但也不得不承认,同发达国家的优秀大学相比,依然还有很大的差距。这差距不是硬件水平上的,而是观念上的,管理上的,甚至道德层面上的。中国的大学参差不齐尤为严重。

有很多大学,老实讲,学生在那里4年并没学到什么真东西的。我常常在劝自己的朋友,如果孩子真的不喜欢读书,尤其是不喜欢读死书,就不一定非要把孩子逼上读大学这条路。现如今的社会发展,已经给人们提供了许多成功的机会。只要自己努力好学,认认真真做事,行行都能出状元。

 

ת�������۵����ʹ�ã���Ȩ��ԭ�������У������ַ���Ȩ������ϵ���ǣ����䣺zhangjian@nihaowang.com�������ǽ���24Сʱ��ɾ����

��ǩ�� 学习  留学       ���ߣ�野青

�������
���Ⱥ��
没有查询到相关群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