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线4614天,已帮助
出国留学
����� > �������� > ��������� > 国人有签证却被拒绝入境美国

国人有签证却被拒绝入境美国

��Դ��(长篇小说《美漂》节选) ���ڣ�2013-07-27   ������6889
������� QQ�ռ� ����΢�� ����
有文友读到《美漂》里面的一节,讲述了“一对夫妇有美国签证却被拒绝入境”的催悲事,问这事可能吗?是不是杜撰出来的?不知道这事发生的比率是多少,但确实有认识的人不幸中枪。把这一节贴出来,如今是暑假,来美国的游人越来越多,希望这节从《美漂》节选出来的文章能让一些人读到,防患于未然,如此催悲之事希望不要再发生…

有文友读到《美漂》里面的一节,讲述了“一对夫妇有美国签证却被拒绝入境”的催悲事,问这事可能吗?是不是杜撰出来的?不知道这事发生的比率是多少,但确实有认识的人不幸中枪。把这一节贴出来,如今是暑假,来美国的游人越来越多,希望这节从《美漂》节选出来的文章能让一些人读到,防患于未然,如此催悲之事希望不要再发生。

 

章杨忽然听到海关官员在喊:“谁会讲英文,可以过来做一下翻译吗?”章杨马上站出来,他说:“我可以。”他想帮助人做翻译,可以向杨美琪炫耀一下自己的英语。

 

海关官员正在盘问一对中国夫妇,他们看起来有三十岁左右,穿戴整齐,不像有什么问题。那对夫妇似乎一句英文都不会。章杨走过去,海关官员礼貌地对他点点头,告诉章杨将他的问题翻译给夫妇,然后再将那对夫妇的答案翻译给他听。章杨说没有问题。他以为自己只是帮个忙,他想看看这个海关官员是怎样每天例行公事的,他不知道将目睹的事件会影响他未来的一生。

 

以下便是章杨翻译的对话:

 

海关官员问道:“你们来干什么?”夫妇回答:“来看望母亲。”

 

海关官员翻着夫妇的护照,找出签证页,准备盖章,突然又停了一下,然后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问道:“母亲在美国是公民吗?”“不是,是绿卡持有人。”

 

“母亲住在哪里?”“住在新泽西。”

 

“她做什么?”“她退休了,没有工作。”

 

“你们还有别的亲戚在美国吗?”“有。”

 

“什么人?”“一个姐姐,一个弟弟。”

 

“他们在哪里?”“也在新泽西。”

 

“他们是美国公民吗?”“是。”

 

“你们在中国有什么直系亲属吗?”“没有。”

 

“你们准备在美国待多久?”“三到四个星期。”

 

“有回程机票吗?”“这?”夫妇似乎没有意识到海关官员会问到这个问题。

 

“那么你们是买单程机票进来的吗?”官员问道。“是。”夫妇答道。

 

“怎么才能证明你们会回中国呢?”海关官员翻着夫妇的护照,翻来覆去地看。

 

“这?……”夫妇突然很紧张,他们无言以对。

 

“你们的行李在哪里?去将你们的行李拿过来。”海关官员派了一个海关巡警,跟着那对夫妇去拿行李。章杨不知道会发生事情,他问:“我需要跟着做翻译吗?”

 

海关官员对章杨还是很客气,说:“这翻译是自愿行为,如果你有事,可以不必跟着。”章杨想看看结果是怎么回事,忙说:“我愿意接着做翻译。”

 

海关官员简单地问了章杨一下他的情况,在他护照上盖上入境的章,将I-94卡也盖了章,钉在他的护照上,便放他入境了。章杨讪讪地指着后面说:“还有我太太,在后边。”海关官员似乎出奇的好,招手让杨美琪提前过来,只是问了她一句:“你们什么时候结的婚?”杨美琪说:“才十天。”海关官员难得地笑了,没有再问别的问题,让美琪加塞先过了海关。

 

章杨去行李坪,他跟着那对夫妇,继续当他们的翻译,看看海关官员到底要做什么。他这才发现他们是搭乘一架飞机从北京过来的。这个世界真小,他们这三四百人,刚刚从一个始发点出发,一起在狭小的高空机舱里待了十几个小时,当飞机在天上的时候,他们是同林鸟,飞机落了地,便各自飞散了。如果章杨不是当这个翻译,他可能拿了自己的行李就回家了,这同一班飞机的人,大家不过都是彼此生命中的一个过客,可能永远都不再交叉。

 

那对夫妇先取到了行李。他们每个人都有两件硕大的行李,估计是行李中尺寸最大号的那种。章杨让杨美琪等着拿他们的行李,自己又随着那对夫妇回去,见那位海关官员。海关官员见他们几个回来,便走出他的柜台口,对夫妇说:“请把你们的行李打开。”章杨翻译着,他觉得这个海关官员很无聊,行李是边防检查员管的,他为什么要越俎代庖呢?

 

夫妇觉得无奈,他们打开行李,四个箱子鼓鼓囊囊,装得满满的。海关官员看看翻了翻,问道:“你们说只是停留一个月的时间,为什么要带这么多东西,还有夏天的衣服、草帽和拖鞋呢?”章杨将这些话翻译给夫妇两个听,天哪,海关官员怎么看的这么仔细呢?

 

那对夫妇的脸整个都青紫了,他们憋得腮帮子都鼓了起来,额头的青筋似乎要冒出来,可是却不知该如何回答。

 

“你们是不是原本就打算好,来了美国就不走了?”海关官员追根刨底,不依不饶。

 

“我们没有。”夫妇两个终于忍不住了,他们想替自己争辩,可已经晚了。

 

海关官员对他们说:“我怀疑你们有严重的移民倾向,我判断你们会留下不回中国。因为你们的亲人都在美国,你们也没有买回程机票,所以,我无法放你们入境。”

 

“我们有签证呀。”夫妇急急地说,他们非常紧张,脸上一片白一片青的。

 

“签证是签证官发给你们的,只是表明你们有资格来美国,并不表明你们可以入境美国。你们的签证是旅游探亲签证,可是根据我的判断,你们似乎来美国的真正动机,和你们的签证不符合,所以我觉得你们有明显的欺骗行为,我无法放你们入境。”

 

章杨也有点蒙,海关官员一下说了很多,他生怕自己没听清楚,翻译错了。他聚精会神高度紧张,尽可能地将原话一字不漏地翻译出来。

 

那对夫妇全然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也许是根本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手足无措,愣愣地站在那里,不知该怎样分辩。

 

“这架从北京来的飞机,再过几个小时就会飞回北京,你们需要自己买回程机票,现在回去。”海关官员却似乎是驾轻就熟,他吩咐那对夫妇道。

 

章杨简直不敢相信他的耳朵,这便是美国海关官员说的话、做的事吗?他说道:“Sir,我没有听清楚,你再说一遍好吗?我好翻译。”他真的希望是自己听错了。

 

那个海关官员有条不紊地,又将原话重复了一遍。

 

章杨翻译给夫妇听,那对夫妇一下就呆了,他们急得扑通一下跪在地上,他们求情说:“请您放了我们吧。我们真的是想看看老母亲,我们看了她就回去。”
章杨看到他们下跪,有些慌了,虽然有些鄙夷,但他尽量将他们的话非常悲情地翻译过去,也希望能帮到他们,让海关官员放他们一马。

 

海关官员似乎不为所动,对刚才跟着那对夫妇的海关巡警说:“这些交给你了,我还要去忙我的事。”

 

巡警和海关官员交接完,对章杨说:“这里不用你做翻译了,只要你告诉他们,我会带他们去办理登机手续,他们可以马上返回中国北京。”

 

章杨将这些话翻译给夫妇,然后对巡警说:“我可以再做翻译。”他知道以自己之力是不可能帮到那对夫妇的,但是很不甘心,眼睁睁地看着一场悲剧在眼前发生。

 

巡警说:“不用了,你可以走了。”章杨无奈,看着那对夫妇挣扎着,被巡警带走。章杨又走回行李坪。那里刚才还是闹哄哄,围满了等行李的人群,现在几乎所有的人都已走掉了。他看到杨美琪孤零零地站在那里,拖着几个大箱子等自己。忽然心中一酸,悲从心底来。为什么堂堂的中国人要受这种凌辱呢?美国真的有那么好吗?他这次回中国,觉得国内到处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并不觉得美国有什么好,可是,为什么国人还要争先恐后地来呢?有了签证都不一定能进来美国,他还是第一次听说,世界上还有比美国更霸道的国家吗?

 

他真的很不甘心。他拖了行李,和杨美琪走出闸口,看到接人的人群。刚才那对夫妇的亲人,是不是在这些人群中呢?他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他们今天等不到自己的亲人又会怎样想呢?人海茫茫,为啥有些人就这样不走运呢?章杨听说有一些人拿旅游探亲签证来美国,然后留下不走,换成别的身份,这样的事情大有人在,怎么那对夫妇就这样偏偏不走运,撞在枪口上呢?难道这便是一些人美国梦破碎的开始吗?为啥很多人有这个美国梦呢?那对夫妇不懂英文,他们来美国又能做什么呢?无非就是做苦力而已,在中国的生活难道就那样不好吗?

 

杨美琪看着他怔怔地想,拼命摇摇他:“怎么了,我们走吧。”

 

章杨的思绪被拉回现实,凭一己之力,他是无法改变现状的,他宁愿权当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可是这次机场翻译所见所闻,就像一条毒蛇一样缠着他,让他感觉窒息。

 

“美琪,我们要不回中国发展怎样?”章杨突然对美琪说。

 

“你怎么说胡话?我才刚到美国,怎么就要回去?亲戚朋友怎么看我呀?”杨美琪看他有些前言不搭后语的,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是,我觉得美国这个地方我真的无法待下去了,美国人都是他妈的混球。我想回中国。”章杨说着,有些悻悻,又有些愤怒。好在他说中文,美国人听不懂。

 

杨美琪看他刚才在飞机上还好好的,兴致很高地给自己介绍他以前在美国的生活,许诺要带她去什么地方游玩的打算,不明白怎么这么快就变了。会不会和那对夫妇有关呢?“咦,那对夫妇呢?”她顺口问道。

 

“海关他妈的狗屁官员,说他们有移民倾向,把他们遣送回国,现正准备坐原班飞机返回北京呢。”

 

杨美琪不说话了,她一下明白为啥章杨这样激动了。她下意识地紧紧靠着章杨。

 

ת�������۵����ʹ�ã���Ȩ��ԭ�������У������ַ���Ȩ������ϵ���ǣ����䣺zhangjian@nihaowang.com�������ǽ���24Сʱ��ɾ����

��ǩ�� 旅游       ���ߣ�胡曼荻

�������
���Ⱥ��
没有查询到相关群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