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
全部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留学生:我为何加入兄弟会

来源:新浪日期:2017-06-04人气:185

“一个个衣着暴露的少男少女伴着震耳的音乐,毫无顾忌地在灯红酒绿的房间里群魔乱舞。他们一杯接一杯灌下烈酒,甚至有人抽起大麻。而在这疯狂的一晚过后,每个清醒的少年又会毫无羞涩地穿好衣服,抽开抱着自己的那个胳膊,忘却一夜激情,继续衣冠楚楚地开始一天的学习。”这样的场景是很多人对美国大学兄弟会的第一印象。近年一些媒体的夸张报道,加上好莱坞电影的演绎,使得很多人对兄弟会有着很深的偏见。一些亲朋好友得知我加入兄弟会后大呼吃惊,不解我这样一个“乖学生”怎么会去参加这种活动?在此,我希望通过我的亲身体会,让大家对兄弟会有更多客观认识,了解到兄弟会其实是一种对学生成长大有裨益的社团文化。

作者(中)与所在兄弟会的部分成员合影 作者(中)与所在兄弟会的部分成员合影

兄弟会有“学术”与“社交”之分

我毕业于合肥市第一中学,现在正在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攻读政治与传媒双学士。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在高中期间,我就开始接触一些学生社团活动,并凭借着这些社团领导经历以及不错的SAT(美国高考)、托福(语言考试)、AP(美国大学预修课程)成绩申请到了世界排名前五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进入伯克利之后,我对学生活动依然十分热衷,并开始关注兄弟会这一特殊的社团活动形式。

美国的兄弟会在大的分类上主要分为两种形式,第一种形式被称为social fraternity(社交兄弟会),而第二种则被称为professional fraternity(学术兄弟会)。这两种兄弟会以及由其衍生出来的其他形式的兄弟会加上姐妹会构成了美国大学的Greek life(兄弟会的名字往往都是希腊字母命名的,所以兄弟会文化就被称为Greek life)。与国人印象中的兄弟会不一样,在美国,参加兄弟会是证明一个人优秀的凭证之一。只有那些最优秀的学生才会有机会入选条件严苛的兄弟会。事实上,现任世界五百强的CEO有40%的曾经是兄弟会成员,小布什、克林顿等政界精英也参加过兄弟会。

社交兄弟会与学术兄弟会的区别非常大。作为一个中国留学生,我个人建议对兄弟会文化有兴趣的学生加入学术兄弟会。因为诸多关于兄弟会的丑闻及欺凌致死事件几乎都来自于社交兄弟会。这种类型的兄弟会往往以“社交”为目的。而社交的形式则是通过举办各式各样的派对,以团结成员。这类兄弟会往往更多包含酒精和性等元素,在考验成员时也更暴力。而学术兄弟会则是完全不同的一种形式,这类兄弟会往往会有一个明确的主题,比如business fraternity(商业),pre-law fraternity(法律预科),pre-medical fraternity(医学预科)等(美国本科不授予医学或法律学位,因此医学与法律都是预科)。我加入的便是美国最大也最古老的法律预科兄弟会Phi Alpha Delta Pre-law Co-ed Fraternity Berkeley Chapter(P.A.D。伯克利分部)。克林顿夫妇都曾经是这个兄弟会的一员,目前美国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也有3人来自P.A.D。。

入会要经历层层考验

加入兄弟会并不容易。需要事先说明的是,尽管名称为“兄弟会”,但是随着性别解放运动的盛行,绝大部分的学术兄弟会都已经开放成员性别,男女皆可申请(兄弟会名称中的co-ed就是表明男女皆可)。在一个校园中往往会有各种各样的兄弟会的存在,因此在每一个学期开始的时候,各个兄弟会都会举办一些招新的活动,而这个过程被称为Rush。每个兄弟会的Rush过程都不尽相同,但是几乎都是大同小异。

正式入会,大家手持入会证明,花是兄弟会的会花 正式入会,大家手持入会证明,花是兄弟会的会花

以我所在的兄弟会为例,Rush(我们称之为招募过程)分为三个晚上,分别是Meet the Chapter(见面会),Professional Night(学术之夜),以及Social Night(社交之夜)。这三个晚上,所有对兄弟会有兴趣的人都可以参加,这是一个双向了解的过程。所有的新老成员会聚集在一个提供晚饭的场地,大家以流动冷餐会的形式进食并互相聊天认识,了解情况。在这一过程中就已经充满了考验。首先期望加入的成员需要主动寻找老成员进行对话,并逐渐了解兄弟会的运转及事务,从而决定是否申请。而老成员也会通过这个机会去了解新成员,以便之后的筛选。这些活动的着装也都有严格要求,分别是正装、休闲正装及便装,以配合主题之夜的轮转。

在这之后,就进入到申请阶段。对于大部分兄弟会来说,老成员会给那些在Rush中给他们留下深刻印象的新人发出邀请,然后他们将会接受接下来的pledge(考验)。然而对于很多学术兄弟会来说,pledge已经从最初的一些奇奇怪怪的要求,如裸奔、偷一个路牌,变成了类似公司入职式的面试。这些面试流程十分正式,甚至会分为一二三轮,需要层层入关,才最终可以入选。

入选之后,考验仍会继续。对于学术兄弟会而言,这就是一系列课程的学习及作业的完成。作为由一群有志考入法学院的学生组成的兄弟会,我们的兄弟会有一个叫MD101的课程,这些课程包含了从着装礼仪、面试技巧、邮件格式到兄弟会历史、法律讲座等全方位的半职业化培训。上完这些课程之后,我们还需要进行诸多作业,以巩固学习成果。其中有一门作业叫做JD foreshadowing(法学博士铺垫),内容就是需要我们去主动寻找一些从业律师,并就一些自己感兴趣的问题对他们进行提问,在结束之后要给其他兄弟会成员做一个演讲,分享获取的经验和知识。

看上去这只是一个简单的问答作业,但能测试出兄弟会成员的诸多能力,首先需要成员有勇气和办法去主动寻找并邀请一些并不认识的律师,并与他们进行对话,这个过程考验交际能力和邮件礼仪;其次我们需要为一次得体的采访作出一些准备,包括了解这个律师的生平、挑选我们期望谈话的内容。最后,我们还需要整理这些成果并将之与众人分享。当时我通过一个社交网站找到了一个毕业于耶鲁法学院的从业律师,由于他人在纽约,我们的所有交流都是通过网络,尽管如此,我仍然通过与他的交流,了解了很多我之前并不了解的律师行业故事,以及考取顶尖法学院的经验与技巧。

内部竞选宛如美国大选

兄弟会与企业类似,有着相对较为成体系的管理系统、分工明确的部门设置。以我们的兄弟会为例,兄弟会的最高领导机构被称为Executive Committee(执行委员会),由5名成员组成,他们分别是president(主席)、Internal Vice President(内务副主席)、External Vice President(外务副主席)、Treasurer(财长)以及Secretary(秘书长)。这五个职务负责兄弟会各项活动的监管与组织,并均为民选职位,一年一任。

具体的竞选要求较为复杂,在这里就不做赘述,读者可以对比美国大选进行联系,因为尽管只是兄弟会的领导层竞选,美式民主的传统仍然要求有申请文书、公众演讲以及成员背书等繁多程序。在执行委员会之下的则是八个不同的部门,负责招募、组织法律相关活动、慈善募款、新成员培训、对外联络、媒体平台管理、内部成员联谊等事宜。每个部门会有director(部长)以及associate director(联合部长),这些部长职位则是由执行委员会面试并任命。而每个加入的新成员都有机会去申请不同部门的实习,去了解兄弟会的运行规则,而在担任过一学期的实习之后,就会有机会竞选部长职位。

各种活动多姿多彩

兄弟会举办的活动包罗万象,很受欢迎的一项活动被称为retreat,这是一个类似于兄弟会成员集体度假的活动。每个学期都会有三天时间,兄弟会成员们会脱离繁重的工作和学习,一起去往一个相对轻松的环境里度假。今年我们的兄弟会选择了美国最大的高山湖泊Lake Tahoe(太浩湖),在那里租了一个将近两百万美金的大别墅。太浩湖的空气极其清新,别墅也功能齐全,有桌球、室内泳池以及一个室外的按摩浴缸。

一起在太浩湖的别墅里度假 一起在太浩湖的别墅里度假

正如同每一个集体活动一样,去哪里玩和怎么玩永远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和你玩的人是谁。在太浩湖的别墅里,成员们大部分时光都在玩一些游戏,比如一种叫做bear pang(啤酒乒乓)的游戏,四个人参与,两两一家,每队面前以金字塔形摆着10个纸杯,里面装着水。两家间隔着一个长桌,两队成员一次将手中的乒乓球掷出,如果投入纸杯中,则需要移走该纸杯,如果谁面前的纸杯最先被移光,谁就输了游戏,需要喝一杯啤酒。当然,由于我们兄弟会的性质,成员间并不会互相劝酒,也强调如果有人期望喝酒,也需要有自制力,并能够适可而止。对于我这样不喝酒的成员,就算输了游戏,也不过是一口气喝掉一杯水,只是象征性的惩罚而已。

与兄弟会成员一起玩极限飞盘 与兄弟会成员一起玩极限飞盘

除了室内活动,一些室外活动更彰显年轻人的活力。在太浩湖边,我们将近10人分为两队在沙滩上玩起极限飞盘,这是一项在北美非常热门的游戏,它融合了橄榄球、足球和篮球等运动特点,要求团队合作与技术对抗。简单来说,就是每局游戏分为进攻方与防守方,进攻方需要将飞盘通过依次传递的方式从一个成员扔到另一个成员手中,当最后飞盘在一个成员手中达到了对方的的分区时,此队即得一分,而防守方则需要尽一切可能拦截飞盘或将其打掉在地,以攻守互换。这个游戏考验速度与准度,更重要的是成员间要有互信和默契。当时为了救一个扔偏的飞盘,我几乎是扑向飞盘,肘部着地受伤,然而那种拯救团队的感受以及美国特有的个人英雄主义,在那一刻简直让我欣喜若狂。我因此被大家称为“yellow flash”(黄色闪电)。

除了玩,我们的学术兄弟会更多侧重培养未来法律人才。我第一学期时,在兄弟会的法律活动组织部做实习生,组织参与过好几场学术活动。其中给我印象深刻的一场叫professional dinner(学术晚宴)。这场晚宴在一个华丽的宴会厅举办,从食物到场地租定,再到嘉宾邀请,完全由我们来负责。当时为了这场晚宴,我们做了将近一个月的准备。

学术晚宴当天的情形 学术晚宴当天的情形

首先,我们给旧金山地区的知名律师、本校法学院的学生和教授都发出了邀请函;其次我们需要用极其有限的预算找到一个庄重优雅的场地和食物供应商,为晚宴提供餐饮;最后我们还需要在晚宴过程中完成迎宾、侍应、寒暄等工作。当然,辛苦的工作是有回报的。在当天活动中,我结识到了一些有着几十年律师及检察官经验的前辈。其中的一个刑事辩护律师给我们讲了许多精彩故事。最让人感慨的是,一个低教育水平持枪盗窃少年在盗窃过程中被发现,在被主人追逐过程中失手枪杀主人。一个家庭就此被毁,一个本有着大好前途的少年也就此身陷囹圄。在这之后,我们讨论了死刑存在的社会意义与伦理争议,激烈的辩论让晚宴的气氛走向高潮。

一起参加志愿活动 一起参加志愿活动

兄弟会也是富有爱心的集体。我们曾经以兄弟会为名参加学校组织的Berkeley Project(伯克利项目)活动,去志愿帮助清扫流浪汉之家。这种志愿活动往往包括清扫又脏又臭的厕所、给花园拔草除虫等苦差,而大多数兄弟会的成员、未来的“律政先锋”一般毫无家政经验。但为了兄弟会的名誉以及内心对弱势群体的关心,我们仍然硬着头皮,一起走上这样的“别样战场”。在杂草丛生的花园里,兄弟姐妹们还唱起碧昂斯的歌,这种场景不禁让我想起了国内主旋律电影中劳动妇女唱着民歌劳作的情节。

兄弟会也会组织各种有趣的派对,让成员们去放松,因为伯克利有着繁重的学习压力。很多派对都是很朴素的,几乎就是一些饮料酒水,加上无数盘披萨、甜甜圈,大家站着互相聊天,一聊就是一晚上。最有趣的一次,我们甚至因为在院子里聊天声音太大被邻居报警,最后只得连声道歉,仓皇而逃,尽管狼狈不堪,然而回想起来也是很有趣的经历。

兄弟会学期末聚会照片 兄弟会学期末聚会照片

会员人脉,终生受益

作为留学生,刚刚进入兄弟会时,我们很容易感到不适,体会到一种似乎不可打破的文化壁垒。然而随着时间深入,我逐渐发现,伴随着慢慢成为一个真正的兄弟会成员,我可以正常且流畅地和美国人交流了,曾经的交流障碍渐渐消失。一次又一次派对上的交流,让我更熟悉美国人的聊天方式,也有机会学习美国的流行文化。

这里也是一个有机会交到一生挚友的平台。好友易得,知己难遇。兄弟会的存在,以及它所提供的环境,能让志同道合的成员们体会到一种交心的快乐。这种感受在学术兄弟会里尤为明显。伯克利实际上是一所以国际超一流的理工科出名的大学,尽管几乎所有文科专业在全球排名也不错,但作为文科生的我们仍然能时常感到孤独和作为一种小众的迷茫。可是由于兄弟会的存在,我们认识到如此多的与自己有着共同奋斗目标的同学,我们可以一起讨论政治问题,一起交流种族差异,畅谈美国大选。这种互相理解、亲如兄弟的感受让所有成员可以成为一生的朋友。

事实上,兄弟会这个组织是一入即终生,一旦加入,一生都会是该兄弟会的成员。而兄弟会的前辈会在未来的工作中提携晚辈。像P.A.D这种全美皆有分会的法律兄弟会则让每一个在美执业的成员律师在未来的职业生涯中终生受益。兄弟会为我们建立的人脉,以及作为兄弟会一员的荣光也将伴随我们一生。

加入兄弟其实也是一种提前进入社会锻炼的方式。尤其是当你选择了一个优秀的兄弟会时,你会从你的兄弟姐妹那里学习到很多交际能力和学术能力,也会得到更多锻炼自己的机会和资源。

入会前的几个小建议

最后,我有一些对建议想分享给那些有志加入兄弟会的朋友们。

首先,选择一个合适你的兄弟会非常重要。不要为了变酷或合群就去放弃自己的原则和底线。一个逼迫自己兄弟去做不合时宜的、甚至伤害自己事情的兄弟会不值得你加入。

其次,无论在兄弟会还是在大学,永远学会对自己负责。认识自己的弱点或极限,不要无意义无底线地挑战自己,永远牢记学习与安全是留学的两大重点,一切以此为代价的活动和行为都不值得鼓励。

最后,加入兄弟会是一个对于所有兄弟会成员,对于自己都及其重大的决定以及承诺,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兄弟会活动,你需要在加入前仔细思考,问清楚自己关心的问题,再做决定。

实习编辑:程璐璐 责任编辑:王颖

转发仅做观点分享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我们(邮箱:zhangjian@nihaowang.com),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暂无人表态】

立刻知道您能移民哪些国家?

想去的国家:
美国
加拿大
英国
塞浦路斯
葡萄牙
香港
澳大利亚
新西兰
爱尔兰
拉脱维亚
新加坡
周岁年龄:
家庭总资产大约:
  万元人民币
填写手机号:
  接收测试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