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
全部

麻省理工学院一位教数学的教授总结的10条“鸡汤”

来源:美国留学中心    2018-04-10    人气:168
手机阅读
微信扫一扫

1通常是在一张桌子上工作七小时

我在麻省教了好几年的微积分(该校规模最大的数学课,超过300个学生来上课)。通过专业培训来应对上课过程中发生的任何情况,每句话都要精准无误地阐述两遍,板书出来的例子要有关联性,要是课程本身没啥意思,那就需要老师扯出一些有趣儿的不相干的话题,或者说说笑话、历史轶闻,要么直接就现成的理论举一些另类的例子,一旦没有这种“化险为夷”的能力,学生们就直接卷书走人了。。。

2你没有察觉自己正在学习

高等概率论:这课很难,我们通常把一年的教学内容挤压到一个学期上完,包括每周很难的习题讲解,在这方面学生们通常都是“齐心协力”的,有些人能从这过程中受益更多。最聪明的学生总是解答出所有的难题,然后让其他人抄,当我发现这一点的时候我假装很生气,但其实我知道,学生们通过努力弄懂由同龄人解答出的难题答案,效果要比他们自己解答出简单的题目好得多!

3总的来说,“知道方法”比“知道答案”要关键得多

我的理论中,“知道方法”之所以受到推崇,是因为它可以测试:可以测试一个学生是否适合量子力学、法语交流或克隆基因,而像“对诗歌的解释”,“在复杂的技术协调方面的谈判”,或者“掌握一个小型的、多样性的工作团体的社会动力学”,这些是根本没办法去发表固定评价的。能够进行测试的,就能够对于“熟练度”设置一个高标准来,这个标准是大家都承认的,而对于不能够精确测试的,仅靠“熟练程度”就成了判断标准。

在某些文科院校,体育显得比课堂教学重要,他们有很好的理由,对于这些学校的学生,可能体育就是能够训练他们“阐述能力”唯一的途径,而在麻省,体育不过就是个爱好,(不管学生们多狂热)而不是侧重课程,因为我们可以给学生提供各种各样的有趣儿的活动来进行相关训练。

4学习“科学”和“工程”是不能随便打发时间的

大部分听说过的对于麻省本科毕业生的概括是:实在太可恶了,没法儿拿他们当回事儿。还有种说法是他们太“天真了”,对于后者,我不能同意更多。至少数据上是支持的。

煮个栗子:去年,我们一个数学专业的毕业生,接受了一份薪水可观的华尔街某公司的职位,打电话过来抱怨说他们办公室的政治斗争就跟八点档肥皂剧一样。好几个麻省毕业生都被毕业后的“初次接触专业领域的情况”给震惊了。商务、医学、法律或者应用工程,这些领域的现实版本和麻省里教授的“科学客观性和理论架构”之间存在着鸿沟。其实学习“科学”和“工程”是要讲究“学术诚实”的,在校园里,学生们已经习惯了坦言自己的错误,或技术上的局限性,也习惯直接指出他人的,不幸的是,在社会上这就被看成一种“天真”了。

5你用不着像天才那样创造性地去工作

年轻人将会纠正任何关于“天才”的幻想,当然,这只会发生在他们来到麻省以后。大部分的学生都是:当开始跟着教授做研究的时候,他们会学到另一堂“有益的课”:教授可能笨手笨脚得跟傻子一样。在麻省随处可见的“追求卓越和成就”已经具有了一种民主效应:把教师和学生放置在了同一个水平上。不问出处,任何竞争都能受到推崇。学生们也能意识到,最好的点子来自科学家和工程师的团队合作,很少能归属到某一个体的成就。

6你的表现必须达到高标准

我能想像出一个很有前景的学生(或他的父母)问:“为什么我(我的孩子)要在麻省读微积分学而不去奥什科什大学读呢?教材不都一样吗?那儿的学费还便宜得多。”

我能给出的答案就是:学微积分,跟着做数学分析研究的人学要比一辈子没发表过任何见解的人学,效果要好得多,当然这并不是标准答案,因为有些老师从没做过任何研究,却在用文字表达数学研究方面比最聪明的数学家还要厉害。

最重要的是“授课的氛围”,一个有天分的学生身处其他天才学生中会更进步得更快。麻省的所有人,包括其他学生和教师对本科生过高的学术期待给他们形成一种挑战,高水准的期望值会被学生潜意识地吸收,并伴随一生。

7这个世界和你的职业都是不可预测的,所以你最好学习能一直保值的学科

我们的学生将比我在50年代时更难找到有益的工作,如今的市场在研究和产业两方面都需要技术,取决于市场的变幻无常,再过几年会有新的专业出现,也会有旧的专业慢慢销声匿迹。如今的大学生亟需对未来有一个大概的了解和预测。麻省的大部分学生都选择更多地关注科学工程的基本领域,而不是当下的职业技能,因为前者受技术变革的影响是最小的。

8你永远也追不上,别人也是。

再无休闲时间了——这种陈词滥调很不幸,属实。其实这儿的老师和学生们一样都是压力山大。

9未来属于“次级计算机知识”

这是另一个隐含课程,由刚应用于实践的新知和新技术组成。它开启了未知的新程序,最终会被列入官方教程中。了解这门课程保证了计算机科学家在该领域的先进性,如若不然,就只能变成执行别人想法的程序员了。

10数学依旧是科学界里的“女王”

一个学生问我,他是不是应该选择主修数学而不是X(另一个专业),我的回答是:“如果你主修数学,你可以任何时候随意切换到别的学科没有困难,而反过来就不行了。”我还经常被问道,为什么麻省几乎没有应用数学的院系。事实上,整个麻省就是一个巨型的应用数学系,除数学之外的所有院系你都能找到应用数学的影子。

最后希望你们在MIT(以及其他)学术之路走得顺利!

(0)

参与讨论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