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线3336天,已帮助
出国留学
全部

哈佛大学,成立于大明崇祯九年……

来源:难得视界    2018-10-28    人气:659
手机阅读
微信扫一扫

世界顶级大学校史,一二百年是门槛,三四百年不罕见,八九百年才算是人中龙凤。贵校把手都伸抽筋了,也不过是够着门框边。

悠久校史是好东西,但不是必需品。“成绩不够,历史来凑”,除了自欺欺人,没有任何意义。没有历史,就用真本事去“创造”历史,而不是“创作”历史。

亮出“百年历史”的金字招牌,一所大学好像就自带历史悠久、指点江山的豪迈buff。然而,百年历史在世界高校里面,其实是很短的。

这不,在过去不久的中秋节,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为了庆祝节日,师生们穿上了两件新T恤,上面分别写着——

“哈佛大学:大明崇祯九年建校”

大明崇祯九年,即1636年,这时的大明面临着内忧外患,西南被张献忠攻陷,东北的皇太极正式改国号“后金”为“清”,改元崇德。

看到“大明”与“大清”这些词,我们会觉得这是古代,而且这些朝代早已烟消云散;但1636年这一年,哈佛大学建立了,比美国建国还早了近140年,但我们丝毫不会觉得它是古代的、陈旧的,它分明是现代的象征,而且一直延续至今。

不过,哈佛这历史可不算是最资深的。

1088年,“世界大学之母”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建立,那时正值北宋元祐三年。元祐年间,王安石变法失败,司马光等旧派重掌大权,罢黜变法派人士,史称“元祐更化”。元祐八年,宋哲宗亲政,改元“绍圣”,恢复新法。

1096年,号称“世界上现存第二古老的高等教育机构”的英国牛津大学建立,此时是北宋绍圣三年。宋哲宗追随神宗变法,司马光一派受到打压,绍圣四年,苏轼被贬海南。

1134年,西班牙萨拉曼卡大学建立,此时是南宋绍兴四年,宋军在仙人关之战中大破金军主力,岳飞率军北伐,收复襄汉六郡(今襄阳一带)。

1290年,葡萄牙科英布拉大学在伊比利亚半岛上冉冉升起,这时是元朝至元二十七年,这是忽必烈使用得最久的一个年号。四年后,忽必烈驾崩。

对比起来一看,美国大学的历史并没什么优势可言,而我们好不容易从远古、上古、中古走到了近古时期,正等待着宋元明清一个个王朝的更替。

01

“百年名校”的历史罗生门

 中国最古老的大学是哪一所,一直以来众说纷纭。

1594年,由天主教耶稣会传教士在澳门创办的圣保禄学院据说是我国第一所西式大学,早在十八世纪中期就被葡萄牙国王下令取消。

 中国近代的第一所大学,则是1891年创建于上海的圣约翰大学。该校创办了亚洲首个新闻专业,曾被誉为“东方哈佛”,但在1952年院系调整后被拆分到同济、复旦等高校,如今的校址归华东政法大学所有,辉煌早已不再。

如今,能名正言顺挂起“百年名校”金字招牌的大学不过几所:创立于1895年的北洋大学堂、1896年的南洋公学和1898年的京师大学堂。

 还有一说,根据1902年清政府颁布的文件,能称为大学堂的仅有北洋大学堂、京师大学堂和山西大学堂(现山西大学)。

除此之外,大都是这几年才凑够数的“擦边百年大学”,更有甚者,只是硬凑历史拼出来的“野鸡百年大学”。

为了成为百年大学,中国的大学们可以说是很拼了。

据新华网2012年12月5日的报道,目前被普遍认为最古老的武汉大学,1983年还在庆祝70周年校庆(以1913年国立武昌高等师范学校设立为始),1993年突然宣布庆祝百年校庆,将历史往前拽到1893年张之洞设立自强学堂之时。

跨度之大,连友校天津大学都憋不住,上书国家教委表示该做法“实在令人迷惑不解和无法接受”。

 2002年,江南大学刚合并组建一年,就毅然与前身为江南高等实业学堂切割的东南大学一起,同前身为三江师范学堂的南京大学乐呵呵地联合举办“百年校庆”,硬生生把校史往前推。

湖南大学更是妙手出奇招,以976年岳麓书院为起点,一下跃升为“千年学府”,全国高校望尘莫及。

成为百年大学的道路各不相同,目的不过都是“利”字。科研经费拨款看院校等级,国家挑重点高校看历史,学生报考看积淀,高校的虚报年龄风在经济利益和虚荣双重驱动下愈演愈烈。

精彩纷呈的校庆活动中,削尖脑袋篡改校史的行政和不明就里的师生们都在自嗨,享受“百年名校”光环带来的优越感。

 02

百年校史,世界名校的入场券?

 南宋时期的1167年,中国民族混战,兵荒马乱。

英格兰国王和法兰西国王闹掰,所有在法国寄读的英国学者被迫回国,聚集在牛津小镇开展研究,牛津大学逐渐建成。

几十年后,牛津学者在不远处建立起剑桥大学

掐指一算,世界顶级大学校史,一二百年是门槛,三四百年不罕见,八九百年才算是人中龙凤。我们那些忙着凑校史的高校,把手都伸抽筋了,也不过是够着门框边。

 在中国,以四书五经为核心的书院制度支撑起传统教育的整片天空,千百年来在区别于重视科学研究的现代大学的另一条轨道行驶。朝代更迭和近现代战争,更让书院传统丢失得七零八落,最后只能雨打风吹去。

现代大学教育制度在中国的发轫始于晚清,至今不过百年,和国外名校拼历史,当然不会有胜算。

 不过,悠久校史是好东西,但不是必需品。“成绩不够,历史来凑”这种曲线救国没有实际意义。抓着历史不放,反而会产生黔驴技穷的局促感。没有历史,就用真本事去“创造”历史,而不是“创作”历史!

把校史看作最大竞争资本的人,看看以下这些“80后”“90后”名校?

1981年,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成立,2014-2015年摘得QS全球顶尖年轻高校榜首,2017-2018年更进一步,成为QS亚洲大学排名第一位。

1991年,香港科技大学成立,20年后,荣膺2011-2013年QS亚洲大学排名榜首,2018年登上泰晤士高等教育全球年轻大学排行榜第一名。

东亚、南亚同样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但缺乏“百年校史”却没有成为这些卓越高校的牢笼。校史长短不是问题,自由而开放的大学制度、过硬的教学和科研成果,才是一所大学立足于世界高校之林的法宝。

新高校拥有年轻的教学团队和新鲜的科研课题,对新科技心态往往更开放。年轻,正意味着另一种生产力。

03

缺的是历史,还是制度

 多年来,国内教育界热衷反复探讨QS和泰晤士大学排名,为清北跻身世界一流出谋划策。这几年排名终于逐渐提高,固然可喜可贺。

从排名报告可以看出,北大的机构和科研经费都高于剑桥,但教学声誉、研究声誉和论文引用率这几项权重最大的指标中却远远落后。

这意味着在最重要的教学和科研质量这一块,国内顶级与国际顶级相比,不是一个量级的。

 这些差距,不是靠延长校史、增加经费就可以填补的。中国高校要用力去填的,与其说是时间的坑,不如说是制度的坑。

 根据泰晤士大学排名的统计,2018年世界前列的高校中,耶鲁大学的师生比是1:4.3,哥伦比亚大学1:6.1。

师生比与教学质量不一定成正比,但比率低,师生的接触才可能深入,欧美的导师制“强迫”师生每周必有小班会面,频繁的交流机会能够养成学生交换意见、及时反馈的习惯。

而在国内高校,研究生师生比动辄超过1:10,本科师生比超过1:100更是常见,加上教学管理制度涣散,高校对学术不端行为一直以来都没有树立行业规范,作弊成本极低,学生们用百度淘宝帮忙写论文的乱象也就不难理解了。

 选择困难症也是名校学生专属的甜蜜烦恼。哈佛学生可以跨学院自由选择绝大部分课程,甚至可以坐两站地铁到麻省理工上课。

极大的自由除了是对学生自我管理能力的信任,其实也是在维护积极的学术环境:一池由自主学习搅动的活水,总比一个靠水泵强制运转的鱼缸来得健康。

 近年来,慧眼独到的国内大学纷纷从最容易提升排名的指标入手:提升国际化程度。但国内很多高校的“国际化”,却弄出了中外学生待遇不公、留学生生源质量低下、留学生骗补贴等幺蛾子。

倒贴而来的国际化,和改祖换族强行延长校史一样,都不过是旁人看在眼里、骂在心里的自欺欺人之举。

七年前,南方科技大学宣称要以学分制、导师制、书院制为基础,打造一所去行政化的世界一流高校。

现在,当初不屑与普通高校并肩而论的他们也开始将招生宣传点定为“录取分数持平985”,正式向标准化招生低头,“书院制”也沦为分宿舍的优雅代名词。面临本科招生素质参差不齐的困境,雄心勃勃的南科大发展危机四伏。

和同行相比,新建学府要薅历史的羊毛就不太容易了。要抓住百年老校这根救命稻草,南科大还得老老实实等上93年。

至于那些真真假假的百年名校,还是奉劝一句,大学之大,不在于大楼多壮观,也不在于校史多少年,而在于学术。


(0)

参与讨论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服务号:你好出国
订阅号:你好网
你好网客服电话:010-65158828
  • Copyright 2008-2016 nihaowang.com AllRights Reserved
  • 京ICP备10021396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340-1号